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220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3)前尘往事1

  休息了一会,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这一下就折腾了三个小时。
  我下了床,取过数码相机,把拍摄的视频传到电脑上,简单的剪辑了一下,保存了起来。张玲和韩雅都想看一下,我们就打开上午的视频看了起来。两个骚屄一边看,一边舔着我的乳头,揉我的鸡巴和卵蛋。我就一边一个,用手揉她们的阴蒂,插她们的骚屄。

  「主人,你没有以前的视频吗?照片也行啊。」张玲说。

  「有啊。我打开给你们看。」我坐起来,靠着床头,她们也坐起来,依偎着我。

  我把床桌拉倒跟前,操作电脑,先打开了一个文件夹「大学·照片」。
  「看,这个是徐芳,是主人大学的第一个女朋友,我们相互拿走了对方的第一次,主人最喜欢在学校里的各种地方肏她骚屄了。」

  「这个是马淑荣,和徐芳是一个宿舍的,通过徐芳认识主人之后,就喜欢上了主人,主人就找机会肏了她的处女骚屄,后来她有了男朋友还是瞒着徐芳和男朋友让老公肏她的骚屄,老公最喜欢内射她,还不让她吃药,她肚子被老公搞大之后,男朋友还以为是他的,带着她去打胎。老公一直和这个骚屄保持着关系,大学肏了她骚屄四年,她的骚屄都被老公肏松了。毕业后,这个骚屄和大学的男朋友结婚了,主人常常乘她老公不在家去她家里肏她,她被老公搞大了肚子,她老公还欢天喜地的,她给主人生了个儿子。」

  「这个是王晓敏,也是徐芳一个宿舍的。主人开始以为她是个冷淡的人。有一天上午,老公去她们宿舍看看徐芳和马淑荣谁在,就肏谁,结果她们都不在,就这个贱货在。老公坐在床上等着,这个贱货就穿着一件短裙,在对面的床上,撅着屁股对着老公,假装找东西,屁股还不停的摇晃,老公看到她裙子里什么也没穿,骚屄都在外面露着,就脱下裤子,挺着鸡巴走到她后面。她听到老公脱裤子的声音,也还是那样撅着屁股,老公还不知道这个骚屄在等肏吗?老公把她裙子撩到她腰上,拍打她的屁股,她也不动,就是哼哼几声,假装说了几声不要,也不挣扎,老公当然是把鸡巴插进了她的骚屄,没想到,她还是处呢。原来,她又一次回宿舍,正遇到老公在肏徐芳,老公的大鸡巴肏的徐芳要死要活的,她那时候就想老公的大鸡巴了。只是老公是徐芳的男朋友,她不知道怎么做。第二天晚自习的时候,她又中间回到宿舍,结果又看到看到老公在肏马淑荣,就想着找机会勾搭老公了。老公当然满足她了。一直肏她骚屄到中午下课,听到楼道里有脚步声才结束。」

  「老公,你好厉害啊!有没有把她们放一起肏啊?」韩雅问。

  「当然了,你看,这几张照片不是老公同时肏她们骚屄是拍的嘛。大二时,老公在外面租了房子。徐芳不在的时候,老公就叫马淑荣或者王晓敏来肏屄,有一次,老公正在肏王晓敏,没想到马淑荣来了,老公就把她们一起肏了。后来,老公也不单独叫了,每次都是叫她们两个过来。一个月后,有一天,老公正在肏两个骚屄,徐芳回来了,看到很生气。老公按住她一顿猛肏,就把她肏服了。那天老公还性虐了她,用各种方式肏她骚屄、玩弄她,还肏了她的屁眼,看,就是这几张,一会儿给你们看视频。她被老公性虐之后,开发出了她的奴性,对老公百依百顺。因为老公租的是二室一厅,一直空着一件卧室,从那之后,王晓敏和马淑荣就搬了过来,名义上是租了另一个卧室,其实,我们一直是睡在一起的。」
  「老公,这个是谁啊,和徐芳长的很像。」张玲问我。

  「这个是徐芳的堂妹徐琳,她在另一所学校上学,经常过来找她姐姐玩。马淑荣、王晓敏两个骚屄没搬进来的时候,她晚上不回去,会睡另一个卧室。后来,那两个骚屄搬进来,她住这里的时候,就会睡我们的卧室,我去客厅睡沙发,当然,等她睡着了,她姐姐和我,就会到马淑荣、王晓敏的卧室,我们大被同眠。有一次,老公故意没有关门,还把三个骚屄肏的哇哇叫,把徐琳吵醒了。老公发现她在偷看,就故意狠狠地一边肏徐芳,一边问『徐芳,我要肏你妹妹,给不给老公肏你妹妹徐琳的骚屄啊?』徐芳一边浪叫一边说『给啊,徐琳是个贱货,老公去肏我贱货妹妹的骚屄啊。』老公看到徐琳一边偷看,一边把手伸到骚屄上揉自己的阴蒂,就知道有戏,把徐芳送到高潮,老公轻轻下了地,慢慢拉开门,发现徐琳这个浪货正闭着眼自慰呢。我一把搂住她,她『啊……』的叫了一声,老公已经吻住了她,把她报到床上,沾着她的浪水,鸡巴一下就插入了她的骚屄,一插进入,她就来了一次高潮,老公继续肏她骚屄,她不停的浪叫着,比她姐姐还骚,我问她『你是谁啊?』她说『姐夫,我是你小姨子啊』『小姨子怎么让姐夫肏了?』『小姨子是骚屄,小姨子天生就是让姐夫肏的。』『以后让不让姐夫肏?』『小姨子的骚屄以后就是姐夫的了,姐夫想什么时候肏,就什么时候肏,想怎么肏,就怎么肏. 』『这么淫荡的骚屄,被几个人肏过啊?』『两个,骚屄让两个人肏过,姐夫是第三个。』『前两个是谁啊?』『一个是我的老师,一个是我男朋友。』『谁肏的你最爽、最舒服。』『姐夫的鸡巴最大,都肏到了骚屄的子宫里了。』『他们有没有一起肏过你啊?』『有啊,师母不再的时候,我就和男朋友一起去老师家肏屄,他们一前一后的肏我的骚屄、屁眼,一上一下的肏我的骚屄、嘴巴或者是屁眼和嘴。』『那你有没有被搞大过肚子啊?』『有啊,我打了两次胎了,也不知道是他们谁的,都是老师拿钱,男朋友带我去的。我打了胎,那天他们就肏了我的屁眼。我男朋友还说,以后毕业了,就结婚,还和老师一起肏我,肚子大了,不管是谁的,都让我生下来。』『真贱,要不要生个女儿让姐夫肏她骚屄啊,给她开苞?』『好啊,姐夫,我为了姐夫生个女儿,让姐夫肏她骚屄』」

  「老公啊,这几个贱货,谁给老公生过孩子啊?」

  「老公毕业后从D市到S市打工,徐芳在D市嫁给了一个老师,她老公出去培训的时候,主人就在他们家里肏徐芳的骚屄,有时候也把同样在D市的马淑荣叫过来一起肏,还让主人同时搞大了她们的肚子,她们的老公还以为是自己的呢。她们都给老公生了个儿子。王晓敏毕业后回到了S市,嫁了一个小职员,一个经常出差的苦逼屌丝。他一出差,王晓敏就联系主人,在她们家里肏屄,后来被她小姑子发现了,主人就开了她小姑子的苞。后来,王晓敏给主人生了双胞胎,都是儿子。」

  「她小姑子呢?」

  「那个骚屄让老公开苞的时候,才刚上高中,还被老公搞大了两次肚子,都是她嫂子带她去打胎的。她前年去上大学了,每次放假回来,都会去Y县找老公。去年寒假,她带了男朋友回来,我就和她男朋友一起肏她和她嫂子的骚屄。过几天就是暑假了,她回来,主人就带她和你们一起肏屄。」

  「那徐琳呢?」

  「徐琳毕业和男朋友结婚了。主人去D市的时候,有时候会带上徐芳去找他们肏屄,有时候,我们还会找来那个老师,几次后,我们把那个老师的老婆也肏了,还有那个老师的女儿,一个十四岁的女孩,从外婆家回到家里,正赶上我们在肏屄,看到她爸爸肏着学生的骚屄,她妈妈的骚屄里放着我的鸡巴,爸爸的男学生肏着另一个姐姐,当时就不动了。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老公过去搂着她,就亲上她的嘴,一边脱她的衣服。她想反抗,那是老公的对手,衣服都被老公撕了。老公分开她的腿的时候,她喊着『妈妈,救我啊,』她妈妈却说『傻女儿,总有这一天的,很舒服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大鸡巴插进了她的骚屄,她疼的大叫,她妈妈就过来吻住她的嘴。肏了一会儿,她骚屄就冒水了,她也不挣扎了,还学着徐芳、徐琳和她妈妈,开始浪叫。强奸小女孩,还是对着她爸爸、妈妈,真爽。那次,主人还肏了她的屁眼,口爆了她,拿走了她所有的第一次。没想打,那个小婊子,那次居然和徐琳一起怀孕了,也不知道的是谁的,她妈妈去带她打胎,徐琳就生了下来,是个女儿,后来检查DNA,是她老师的。看,这招照片就是小婊子的,看着骚屄,毛都没几根。」

  「老公,后面这些呢?」

  「这些事在学校里肏的其他骚货。基本上都是别人的女朋友。这个,看,这个,是我的班主任李敏。这个浪货刚毕业就到了老公的学校,给老公当班主任,老公当然不放过她了,有空就去她房间肏她骚屄,还估计羞辱她,用记号笔在她身上写着『李敏是个妓女、骚货,是雷帅的性奴』之类的话,第二放暑假,她在部队的老公回来看过她之后,主人就搞大了她的肚子,她和她老公说是她老公的,她老公高兴死了。在她怀孕的时候,老公还继续肏她,还肏了她的屁眼。她也给主人生了一个儿子。」

  「还有这几个,都是主人班里的同学,都被老公肏过骚屄,后来我们就经常大家一起肏屄,她们的男朋友也参与进来,我也会带马淑荣、王晓敏,甚至徐琳去参加,因为毕竟徐芳才是我名义上的女朋友,我没有带过她。后来,我也把班主任李敏带去一起肏,第一次去的时候,李敏被肏的屄肿的三天不能走路。后来,我们就经常去李敏家里去肏. 」

  「这个四十岁的熟女,是我们学院的书记蒋舒婷,她老公也在学院工作,肏她的机会不多,放暑假、寒假的时候,她老公回去进修,那时候会天天肏她,大二那年的暑假,有一天我们在她家肏屄的时候,没想到她上大学的女儿刘玉玉提前一天回来了。哈哈,当然躲不过被老公的鸡巴征服了。那个暑假,主人尽情的玩着这对母女,结果,把她们的肚子一起搞大了,她们就一起去打胎。大三暑假的时候,她女儿带了男朋友回来,我们就四个人一起肏,母女两个居然又都被搞大了肚子,又一起去打胎。」

  「剩下的这些,就都不是长期的了,都是偶尔有机会肏过。」

  「哇,主人,你好厉害啊,肏过这么多骚屄,还有好几个儿子。」张玲说。
  「放心,等你以后结了婚,主人也会搞大你们的肚子,让你们给主人生孩子。」
  「老公,我好想现在就被老公搞大肚子啊,怀了孩子,让老公肏骚屄。」韩雅说。

  「小骚屄,有机会的。」

  接下来,我又打开「大学·视频」文件夹。刚刚还是平面、静态的形象,都变的立体,动了起来。张玲和韩雅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视频上,套弄我鸡巴的手,也慢了下来。

  「玲姐,你看,徐芳的骚屄上没毛呢,真好看。」

  「是啊,好光滑啊,好想舔她的骚屄啊。主人,徐芳天生没有屄毛的吗?」
  「恩,是的。老公就喜欢这种白虎。你们一会儿都把屄毛刮了。」

  「是,主人。」两个性奴都回道,「怪不得这些照片和视频里面的骚屄都有没有屄毛的时候,原来是被主人刮了啊。」张玲说。

  「主人,蒋舒婷和她女儿刘玉玉的骚屄怎么是这个样子啊?」韩雅问。
  「雅妹,这就是馒头屄。是不是啊?主人。」张玲说。

  「是的。馒头屄是男人的最爱啊。主人也只肏过三个馒头屄,这母女两和一个叫李佳的。」

  「刘玉玉这个骚屄好浪啊,她骑在主人身上动的好激烈啊。」

  「她那次看到主人肏她妈妈的骚屄,自己也被老公肏了之后,就体会了肏屄的滋味,回到大学也经常偷偷瞒着男朋友和别人肏屄,后来被男朋友发现了,就答应男朋友把妈妈给男朋友肏,所以暑假的时候,就把男朋友带回了家。我们四个一起肏屄。」

  「哇,刘玉玉的男朋友好像更喜欢肏刘玉玉的妈呢。」

  视频里,我靠在床头,刘玉玉蹲在我的鸡巴上,一上一下的用骚屄套着我的鸡巴,我一手揉着她的奶子,一手把手指放在她嘴里,来回抽插,有时候,就用力的拍打她的屁股。刘玉玉哇哇的浪叫着,她妈妈蒋舒婷撅着屁股,舔着我的乳头,刘玉玉的男朋友跪在蒋舒婷的后面,大鸡巴在蒋舒婷的骚屄、屁眼里换着抽插,「岳母,你的骚屄夹的我的鸡巴好舒服啊,这就是玉玉出生的地方啊?」
  「好女婿,用力啊,再深点,用你的大鸡巴肏你烂货岳母的骚屄啊,搞大我的肚子,烂货岳母要给大鸡巴女婿生个骚货女儿,长大了让雷帅哥哥肏. 」
  「你个骚屄,祖孙三代都要让雷帅哥肏啊?」

  「是啊,我们一家都是烂货、骚屄,你和玉玉以后的女儿,也是烂货,也会被雷帅哥哥肏. 」

  「小王,不好意思啊,肏了你女朋友还有岳母。」我对刘玉玉的女朋友说。
  「雷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是你调教的好,我怎么能肏到这么骚浪的母女呢,我还得感谢你呢。对了,雷哥,寒假的时候,我爸爸妈妈和姐姐姐夫会来岳母家做客,到时候,能不能肏到我妈和我姐,就看你的了。」

  「小王,对妈和姐姐也有性趣啊?」

  「这倒没有,就当是我感激雷哥调教我岳母和老婆,给雷哥送的礼物了。」
  「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我要和婆婆、大姑姐一起被大鸡巴哥哥肏骚屄,我们要一起给帅哥哥生孩子,老公,好不好?」刘玉玉回过头对着小王说。

  「当然好了,我的骚屄老婆。老公现在就喜欢看你被雷哥肏. 」

  「哼,你还不是想肏我妈啊。还有,我宿舍那几个骚货,你也肏了吧。」
  「哈哈,岳母这么贱,女婿肏一肏也是应该的嘛。你宿舍那几个骚货,还不是你带过来给老公肏的?她们的男朋友也肏过你吧?」

  「我要是不让他们肏我骚屄,你能肏到他们女朋友啊?有一次,他们还三个一起肏我呢,把人家的骚屄、屁眼和嘴都填满了。」

  「女儿,没想到,你在学校这么浪呢。」

  「贱货妈啊,还不是你啊,要不是你这个骚屄和雷帅哥哥在家里肏屄,怎么会被我撞破你们的好事,我怎么会被雷帅哥哥的大鸡巴肏了骚屄,还被调教、开发的这么烂啊?」

  「哟,你这时怪我和你的大鸡巴雷帅哥哥了?」

  「骚屄,你不要挑拨我和雷帅哥哥的关系。要不是雷帅哥哥强奸我、调教我,我现在怎么能知道原来肏屄这么爽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上在我们还没醒来的时候,就给雷帅哥哥口交,他醒来要去尿尿,你还不让,让他直接尿在你嘴里,一滴不漏的喝了下去。」
  「你还不是在卫生间让我老公尿在你嘴里?」

  「小王,看来,你老婆和你岳母还真是一对贱母女呢?」

  「主要是雷哥调教的好啊。」

  「要是把她们母女送到红灯区去卖屄,生意一定很好啊。」

  「雷哥就是厉害,我怎么没想到啊。骚屄岳母,想不想和你女儿一起去卖屄啊?让那些嫖客一起肏你们这对贱母女的骚屄,搞大你们的肚子,让你们剩下野种。」

  「大鸡巴女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让你老婆带个野种回来给你养。」
  「我要和烂屄妈妈一起去卖屄,给爸爸、给老公带好多绿帽子,带野种回来。」
  「玉玉,你是不知道而已,你妈早就被我带出去卖过屄了。」

  「真的吗?」

  「你爸爸不在的时候,我就会带你妈去朋友开的按摩店。你妈妈非常受欢迎啊,比那些小姑娘的生意都好。」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大鸡巴雷哥,你带人家去嘛。老公,你愿不愿意我去做鸡啊?让很多人肏. 」

  「好像你不去做鸡就不被别人肏似的,」小王说,又对我说,「雷哥,你就带她去吧。」

  「好啊,明天就让这对婊子母女去做鸡。」

  「贱屄,明天开始要好好做鸡,给我挣钱,知道吗?」小王拍打着刘玉玉的屁股。

  「老公,我一定努力用骚屄给老公挣钱。」

  ……

  张玲和韩雅看的视频,又浑身火热起来,一人一边用骚屄摩擦着我的腿。
  「主人,她们真的去做鸡啊?」韩雅问。

  「是啊,第二天就去了。而且啊,这个小王居然喜欢在刘玉玉被人肏了之后,就去舔刘玉玉的骚屄,有时候,她们母女一起接客,小王就会在完事后,把她们的骚屄舔的干干净净,然后射在她岳母的屁眼里。」

  「那主人后来有没有见到他妈和姐姐啊。」

  「有啊!寒假的时候,她们就来了,小王的爸爸和姐夫有事,没能来。」
  「主人是怎么肏她们骚屄的呀?」

  「她们来了之后,我假装是住在刘玉玉家里的她表哥。第二天我们四个年轻人去逛街,刘玉玉和小王故意和我们分开。在小王的姐姐王婷婷试衣服的时候,主人就跟进了试衣间。没想到那个骚货一点都不惊讶,主动抱着主人就和主人亲吻。主人脱光她,让她扶着镜子,从后面直接肏她骚屄。她叫的太大声,主人就把内裤塞她嘴里。肏完她骚屄,主人就用内裤塞她屄里。她后来告诉主人,原来,小王不小心被王婷婷看到了笔记本里我们肏屄的照片,只好全都告诉了王婷婷,这个骚屄就提出寒假要和家人一起来,小王本来就有这个打算,正好顺水推舟的答应她。」

  「真是贱呢。那小王的妈妈呢?」

  我点开一个视频,「这个就是。」

  晚上回去后,本来是我和小王睡一起,刘玉玉母女睡一起,王婷婷母女睡一起。等小王的妈妈杨艳睡着之后,王婷婷就过来喊我。我到了她们卧室,慢慢的用绳子把杨艳的手和脚绑在床头、床尾,就揉她奶子,舔她骚屄,很快,她骚屄就流水了,在睡梦里还发出呻吟声。我把大鸡巴慢慢插入她的骚屄,她叫的更大声了。这时候,其他人也都进来了。小王把蒋舒婷按在床边,肏着岳母的屁眼,王婷婷趴在另一边,刘玉玉穿着有两头鸡巴的情趣内裤,肏着她的骚屄。我一边肏着杨艳的骚屄,一边揉着她的奶子。过了一会儿,可能我用力太大,杨艳醒了,看到这样的情形,大惊失色,开始挣扎,并且质问我们怎么能这样。我们都不理她,我肏的更大力,蒋舒婷和王婷婷一人一边含着她的奶头。一会儿,杨艳就受不了了,先是停止了挣扎,也不再让我们放开她,很快,她嘴里就发出快乐的呻吟声。我估计放慢速度,她大叫着,「快点啊,大鸡巴哥哥,再快点,用力肏我骚屄,我好痒啊,老公,用你的鸡巴肏我骚屄啊……」我们其他人相视一笑,我就更大力的肏杨艳的骚屄,蒋舒婷和王婷婷也解开了杨艳的绳子。杨艳一恢复自由身,马上搂住我的背,屁股一挺一挺的用骚屄迎接我大鸡巴的抽插,嘴里大声的浪叫着……

  一切平静下来之后,我们一起挤在这张大床上。我左边依偎着蒋舒婷,右边是杨艳,刘玉玉和王婷婷一起给我舔鸡巴和卵蛋,小王舔着岳母蒋舒婷的骚屄。舔干净我的鸡巴之后,刘玉玉趴到杨艳下身,分开杨艳的腿,「婆婆,大鸡巴肏的你骚屄爽不爽啊?」

  「你这个骚屄媳妇,把婆婆也出卖了。不过,大鸡巴肏的婆婆的骚屄真是爽啊,从来不知道肏屄能这么爽。」

  「亲家母,这么爽,以后常来做客哦。」蒋舒婷说。

  「他岳母啊,没想到,你们一家人这么烂啊。」

  「亲家母不喜欢啊?你们母女也很骚呢。」

  「还不是被你们一家人欺负啊。」

  「婆婆,这怎么是欺负呢?这时为了你的性福着想啊。来,舔舔这根给你性福快乐的大鸡巴。」刘玉玉舔干净婆婆的骚屄,把杨艳的头推向我的鸡巴。
  「真拿你们没办法。我舔还不行啊。他岳母啊,给我讲讲你们的事吧」杨艳虽然还有些羞涩,有些放不开,还是和女儿一起舔我的鸡巴,两条舌头缠绕着我的鸡巴,爽翻了。我一只手揉着杨艳的屁股,抠着她的骚屄,一只手揉着蒋舒婷的奶子。这时,小王把刘玉玉的头按在蒋舒婷的骚屄上,又把她姐姐王婷婷的屁股也搬过来,让刘玉玉舔着蒋舒婷和王婷婷的骚屄,他就肏着刘玉玉的骚屄。
  蒋舒婷就从我肏她的骚屄开始,把整件事告诉杨艳。杨艳听到刘玉玉被我强奸、母女一起被我肏、儿子也参与进来肏了岳母、四个人一起肏屄、蒋舒婷母女去卖屄的时候,浪水一股一股的流出来,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的手指。

  蒋舒婷说完之后,小王也把他们在学校里的事告诉了他妈妈。还说,「妈,姐姐上午就雷哥肏了,下午还在酒店被肏了屁眼呢。」

  「啊?屁眼也能肏?不脏吗?」

  「怎么会脏呢?会提前弄干净啊,很舒服的,婆婆。啊……用力,老公,用力,射我骚屄里,搞大我肚子,给婆婆生个骚屄孙女……」刘玉玉说。这时,小王射了。

  我听到杨艳的声音里有些期待,「玉玉,带你婆婆去灌肠,我给她屁眼开苞。婷婷,来上来。」

  刘玉玉带杨艳去卫生间灌肠,王婷婷坐在我的鸡巴上上下动着。小王把软下来的鸡巴放在岳母蒋舒婷的嘴里,让岳母给自己做着清洁。

  在我把王婷婷送上高潮的时候,蒋舒婷已经把小王的鸡巴舔干净了,小王搂着她揉着她的奶子,抠着她的骚屄,这时,刘玉玉和杨艳回来了,刘玉玉手里还拿着一瓶蜂蜜。

  我向杨艳招招手,杨艳上了床,跪在我两腿中间,「来,骚屄,把老公鸡巴舔干净,上面还有你女儿的屄水哦。玉玉骚屄,给你大姑姐舔舔屄。舒婷,给你亲家母松松屁眼,我一会儿给她屁眼开苞。小王啊,大家都有些饿了,你出去看看还有没有通宵营业的饭店,带点吃的回来。」我怕杨艳在儿子面前放不开,就打发小王出去。杨艳含着我的鸡巴,眼神里全是感激。蒋舒婷把蜂蜜倒在杨艳的股沟里,慢慢的把手指插进去,来回抽插。

  听到小王出去的关门声,杨艳松开我的鸡巴,「大鸡巴哥哥,干净了。」
  我站了起来,下了床,走到杨艳身后,「好了,舒婷,差不多了,可以了。你晚上爽的少,去,躺下,让亲家母给你舔舔屄。」

  蒋舒婷听话的上了床,躺在我刚才的地方,「亲家母,来,尝尝我的骚屄。」说着,把杨艳的头按在自己的骚屄上。

  「玉玉、婷婷,过来,看我给你们婆婆、妈妈的骚屁眼开苞。」刘玉玉和王婷婷走过来一左一右的依偎在我身上。

  我把鸡巴在杨艳的股沟里滑动着,让鸡巴上沾满蜂蜜,「骚屄,我要肏你屁眼了,放松点。」杨艳两只手用力的抓着蒋舒婷的大腿,「大鸡巴老公,我准备好了,来吧,肏我屁眼,我给屁眼开苞。」

  我把龟头顶在杨艳的屁眼上,慢慢用力,进去一点,放出来,又进去,又出来,让杨艳慢慢适应。这时,杨艳也适应了,我就不再抽出来,一下一下的把龟头肏进了她的屁眼,杨艳抬起头,发出「啊——」的一声长叫。

  「骚屄的屁眼不错,夹的鸡巴好舒服啊。」我开始加快了一点速度,把半根鸡巴在杨艳的屁眼里抽插,「贱货,见过你妈妈的屁眼吗?」我转头问王婷婷。
  「第一次见呢。没想到第一次见妈妈的骚屄、屁眼就是被大鸡巴哥哥肏,我爸爸的头上可绿油油了。」

  这时,杨艳的快感来了,发出浪叫声,也没法给蒋舒婷舔屄了,「烂货女儿,大鸡巴哥哥肏的你骚货妈妈的屁眼好舒服啊,爽死你妈了,我不仅是老公头上绿了,我女婿的头上更绿,他老婆的骚屄被大鸡巴老公肏烂了,屁眼被开苞了,他岳母也一样,他岳母的屁眼现在正在被大鸡巴老公开苞呢,他岳母被的烂屁眼被大鸡巴肏烂了,好舒服啊,大鸡巴肏的好舒服啊……大鸡巴老公,用力点,肏我屁眼,啊……舒服啊,肏死了……大鸡巴女婿,肏岳母的骚屄,肏岳母的屁眼,岳母的烂屁眼已经被大鸡巴老公开苞了……大鸡巴老公肏死岳母了,女婿也来肏啊……」

  「骚屄,原来一直在惦记着我老公的大鸡巴啊?你个烂货,看我不打死你。」王婷婷把蜂蜜倒在杨艳的屁股上,沫匀,一巴掌一巴掌的拍打着杨艳的屁股。
  「大鸡巴老公,你肏死烂货的屁眼了,烂屁眼好舒服啊,大鸡巴,用力肏啊,把烂货肏死……爽啊,爽的要死了……好女儿,你烂货妈妈惦记你老公呢,想让他的鸡巴肏骚屄岳母呢,把岳母肏大肚子,给女婿生个孩子……好舒服啊,好舒服,大鸡巴肏的屁眼好舒服啊……女儿,打我,用力打我,我是贱货,用力打你贱货妈妈,打你这个惦记女婿的烂货妈妈……」

  「哟,骚屄婆婆被肏屁眼,屄里都流水呢。把床单都打湿了,我给舔舔。」刘玉玉钻到杨艳的下面,舔着杨艳大腿上的屄水,又向上,舔着杨艳的骚屄。
  「啊……大鸡巴老公,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啊,都把烂货的肚子肏大了,肏死骚货了,骚货好舒服啊,这么粗的鸡巴,把烂货的骚屁眼都撑烂了,大鸡巴,用力肏啊,肏死骚屄啊,让骚屄上天,爽死了,让大鸡巴肏太爽了,这么长的鸡巴,都肏我心里了,肏的骚屄想死啊,想被大鸡巴肏死啊……好媳妇,你舔的婆婆骚屄好爽啊,舔婆婆的阴蒂啊,用你的舌头肏婆婆的骚屄,骚媳妇,想不想让公公肏你啊?和公公和老公一起肏你的骚屄……」

  「烂货,这么享受啊,让你喝我的尿。」王婷婷站到床上,一把抓着杨艳的头发,把她的身子拉起来,把她的头按在自己下身。

  杨艳两手撑着床,头被塞在女儿的下身,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时,王婷婷尿了。尿液淋了杨艳满脸,顺着她的身子往下流。杨艳张大嘴,努力把嘴巴对准女儿的尿道,让女儿尿在自己嘴里。

  这时,杨艳屁眼里插着我的鸡巴、媳妇刘玉玉舔着她的骚屄、女儿王婷婷在她嘴里撒尿,亲家母蒋舒婷揉着她的奶子,在这种刺激下,她高潮了,阴精射了刘玉玉满脸、满嘴。

  我狠狠肏了二三十下,射在了杨艳的屁眼里,她被我滚烫的精液一烫,浑身抖动着,又高潮了一次。

  我抽出鸡巴,站在床上,把蒋舒婷,杨艳的头按在我的鸡巴上,「舒婷骚屄,这可是刚才你亲家母的屁眼里拿出来,尝一尝,烂货杨艳,来,尝尝自己的味道。」两个熟女舔着我的鸡巴、卵蛋,杨艳含着我的龟头,舌头在我的马眼打转,舒服的要命。

  刘玉玉给婆婆清洁着骚屄,王婷婷就舔着她妈妈的屁眼,把流出来的精液吃到肚子里。

  下了床,五个人一起来到卫生间,我让她们一起跪在地上,两个熟女在中间。我用手握着鸡巴,尿液喷涌而出,我在她们嘴里、脸上扫射,最后,直接插到杨艳嘴里,把她的头紧紧的按在我的下身,她咕嘟咕嘟的吞咽着我的尿液。

  「烂货妈啊,我和大鸡巴老公的尿,谁的好喝啊?」

  「当然是大鸡巴老公的了,打在我的嗓子里,好有力啊。」

  「亲家母,你媳妇嘴喜欢喝大鸡巴老公的尿了,大鸡巴老公每天第一泡尿都不用下床的。你媳妇现在练习的好厉害,大鸡巴老公的尿,她一滴都不漏的都喝下去。」

  「这么厉害啊?」

  「浪婆婆,你喜欢喝,这几天就让给你了。」

  「真是乖媳妇,这几天,你要教教婆婆怎么能一滴不漏的喝大鸡巴老公的尿。放心,婆婆不会独占的,婆婆和乖媳妇一起喝。」

  「哟,你们分了,我和阿姨喝什么啊?」王婷婷说。

  「那就我们四个人一起喝。他岳母,怎么样啊?」

  「这样当然好了。」

  打开淋浴,四个女人都围着我,给我清洗着身子,我就在她们身上抓抓摸摸抠抠……

  擦干身体,小王也回来了,我们就光着身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刘玉玉把我们以前的视频在电视上放出来,我们就一起吃着东西,一起欣赏。

  「小王啊,我不喜欢乱伦,你妈和你姐姐就让我肏,你就玩你岳母和老婆,怎么样?」

  「雷哥,我知道了,听你的。」

  「那就好。对了,你可以让你妈和你姐口交,你也可以肏她们的屁眼,不能肏她们的骚屄,肏大肚子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雷哥,谢谢你。」

  「现在就让姐姐给你口交吧。」王婷婷说着,蹲在小王两腿间,脱了他的裤子,含着他的鸡巴。

  「啊……姐姐,你舔的我好舒服啊,你的小嘴好厉害啊。」

  「好儿子,妈妈的骚屁眼刚才让大鸡巴老公开苞了。你一会儿也可以肏贱妈妈的骚屁眼啊。我先给大鸡巴老公舔舔鸡巴。」杨艳说着,撅着屁股,蹲在我面前,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

  「好啊,妈妈,自从肏了烂货岳母,我就一直想肏你屁眼呢。」

  姐姐给自己舔鸡巴,妈妈撅着屁股,给别人舔着鸡巴,屁眼等在自己,小王忍不住了,推开姐姐,走到妈妈后面,就把鸡巴插进了杨艳的屁眼里。我干脆把杨艳的头压在我的鸡巴上,屁股一挺一挺的肏着她的嘴,她还没有被深喉过,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可能是因为太刺激,小王没两分钟就射在了杨艳的屁眼里。

  「真没用,就这么几下就完了,妈妈还没舒服呢。」王婷婷对弟弟推开自己的口交去肏妈妈的屁眼还是有怨念的,看到弟弟没几下就射了,就揶揄的说道。
  「呵呵,老公射了还有我啊。」刘玉玉维护着自己的男朋友,她走到房间里取出一个双鸡巴头内裤,穿在自己身上,把外面的插进了婆婆杨艳的屁眼里,快速的抽插着。

  「骚屄,你不是想吃鸡巴吗?我现在就给你。」小王一把把王婷婷推倒在地,抓着她的头发,按在自己的下身,鸡巴在姐姐王婷婷的嘴里抽插着。王婷婷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抱着弟弟的腿,摸着他的屁股,揉着他的屁眼,努力的放松喉咙,迎接弟弟鸡巴的抽插。

  蒋舒婷是今晚最没有满足的人,她靠在我的身上,「大鸡巴老公,摸摸我。」
  我用搂着她的手揉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揉着她的阴蒂、抠着她的骚屄,她立马发出浪叫声。

  小王的鸡巴在姐姐王婷婷的嘴里又硬了起来,看到岳母蒋舒婷的骚浪,他抽出姐姐嘴里的鸡巴,走到岳母跟前,「贱岳母,就让女婿来伺候你吧。」小王抬起蒋舒婷的腿,鸡巴对准她的骚屄插了进去。

  「好女婿,肏我,用你的鸡巴肏我,你的贱岳母浪的不行了,你用鸡巴肏她骚屄啊……好舒服啊,好女婿,你肏的岳母好舒服啊,你的鸡巴肏的岳母的屄爽死了……用你的鸡巴肏大骚岳母的肚子,岳母给你生孩子……」

  「贱货岳母啊,生下孩子叫我什么啊?爸爸还是姐夫?」

  「叫爸爸,大鸡巴女婿的种,当然叫大鸡巴女婿爸爸了,岳母子宫就是装大鸡巴女婿的精液的……大鸡巴女婿,你肏死骚屄岳母了,肏的岳母好舒服啊……岳母的肚子就是给大鸡巴女婿坏孩子的……用力点啊,肏快点,肏大你骚岳母的肚子……」

  王婷婷一脸郁闷的坐在我身边,摇着我的胳膊,「大鸡巴老公,人家也想要。」
  「要什么啊?」

  「要老公的大鸡巴?」

  「要老公的大鸡巴干什么啊?」

  「要老公的大鸡巴肏浪货的骚屄。」

  「老公一会儿和你睡。这样行了吧?来,老公先给你舔舔。」

  「好啊,好啊!」王婷婷站上沙发,跨在我身上,我抱着她的屁股,手指插在她的屁眼里,用嘴含着她的阴唇,用舌头插着她的屁眼。

  在王婷婷被我舔到高潮的时候,我也爆射在了她骚屄妈妈杨艳的嘴里,杨艳、刘玉玉这对婆媳也在刘玉玉的抽插中泄了身,蒋舒婷被女婿肏到了高潮,小王也射到了岳母的骚屄里。

  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我让小王带着他骚屄妈妈去了客房,我想给他个机会肏他妈,至于肏那里,怎么肏,我其实并不在乎。我就带着其他三女谁在主卧的大床上,我先狠狠肏了一次王婷婷,让她高潮了三次,然后鸡巴泡在她骚屄里,一起睡了。

             (04)前尘往事2

  第二天,我们睡到中午才陆续醒来。我感觉有人含着我的鸡巴,睁开眼一看,是杨艳这个浪屄。杨艳感觉到我动了,松开我的鸡巴,「大鸡巴老公,你醒了?」
  「是啊。别人呢?」

  「玉玉也醒了,别人还在睡。」

  这时,刘玉玉一丝不挂的走了进来,「婆婆,咱们来喝大鸡巴老公的尿吧。」
  「好啊。婆婆没经验,喝不快,你多喝点。」

  「婆婆,你怎么会没精液,大鸡巴老公昨天不是射你屁眼里很多,还有你儿子不是也射你屁眼里了,估计后来还射你屄里了吧。」刘玉玉把精液两个字故意说的重重的。

  「好媳妇,别取笑骚屄婆婆了,」杨艳又对我说,「大鸡巴老公,你别骂小王,他忍不住就肏了我的骚屄。」

  「没事,老公不怪你们,」我又吩咐刘玉玉,「玉玉骚屄,叫你老公过来。」
  没一会儿,小王跟在刘玉玉身后进来了,低着头站在床前,「对不起,雷哥。」这时候,王婷婷和蒋舒婷也醒了。

  「傻小子,别这么说。其实,我不是不想让你肏你妈的骚屄。说起来,是我自私了,我想这段时间肏大你妈和你姐的肚子,让她们给我生孩子,要是你也射她们骚屄里,就不好了,要是别人还没事,你和她们有血缘关系,你懂得。」
  「雷哥,我懂了,这段时间,我知道怎么做的。」

  「恩,雷哥也谢谢你的理解,」我对着杨艳和王婷婷母女,「你们愿意让我的鸡巴肏进你们的骚屄,把精液灌满你们的子宫,搞大你们的肚子,给我生孩子吗?」

  母女两眼神交流了一下,「我愿意,大鸡巴老公。」「我也愿意,大鸡巴老公。」

  「哼,她是我的大鸡巴老公,就是你的大鸡巴爸爸,你怎么也叫老公?」没想到杨艳放开之后,即使不在肏屄时间,也这么放荡。

  「谁说的,她是我的大鸡巴老公,就是你的大鸡巴女婿,你这个勾搭女婿的浪母狗。」王婷婷也不甘示弱。

  「好了,别吵了,肏婷婷和玉玉的时候,我就是她们的大鸡巴爸爸,肏杨艳和舒婷的时候,我是她们的大鸡巴女婿。」我说。

  「哇,那你不就是我大鸡巴老公的爸爸、岳父和姐夫啊?」刘玉玉欢笑着。
  「是啊,肏你这个浪货的时候,还是你老公的表哥呢。」王婷婷揶揄她。
  「好了,别吵了,今天谁来喝我的尿啊?」

  结果,玉玉和杨艳先嘴对嘴,紧紧贴在一起,然后让我从中间把鸡巴插进去,放出了今天的第一泡尿。蒋舒婷拉着小王去了卫生间,王婷婷也赶紧跟了过去。
  吃了中午饭,六个人一起去逛街。五六点的时候,我让小王带着蒋舒婷、刘玉玉两母女先去D市最大的酒店开一个最大的套房,我带着杨艳、王婷婷母女去参观蒋舒婷、刘玉玉做鸡的那家按摩院。其实,这家按摩院是我出钱让我的情人开的。

  进了按摩院,我让一个小妹带她们母女转转,我自己和我的情人李晓玲进了她的办公室。等她们转了一圈回来,进了办公室,李晓玲正在我的身上耸动着。母女两上了床,一左一右舔我的乳头。我很快把晓玲送到了高潮,她伏在我身下,给我舔着鸡巴。

  「晓玲,这两位是暑假来做过的刘玉玉的男朋友的妈妈杨艳和姐姐王婷婷,被老公的大鸡巴肏了,过段时间,我想让她们来这里做鸡,还有,蒋舒婷、刘玉玉母女也来,你安排一下。」

  「好的,主人。」

  四个人一起到了小王开好房的酒店,蒋舒婷、刘玉玉见了李晓玲,一起喊到,「老板。」

  李晓玲点点头,「两个骚屄,这几个月过的怎么样啊?」

  「在学校里,倒是也天天有鸡巴肏骚屄,就是不像妈妈性福,可以被大鸡巴老公肏骚屄。」刘玉玉挨着李晓玲坐下,讨好的搂着李晓玲的胳膊。

  「我倒是常常被大鸡巴老公肏骚屄,还搞大肚子两次,可是,我那个绿帽子老公不想要,就都打了,」蒋舒婷说,「不过,我已经说服他了,这段时间,我就打算给大鸡巴老公再怀一个。」

  「小王,看来,你岳母,这段时间,你也不能动了。」我对着小王说。
  「好的,雷哥,我刚刚和玉玉说好了。我们两个打算这几天就去晓玲姐的店里打工。」

  我摇摇头,「玉玉不能去,我打算趁她还小,多搞大她肚子几次,等开学的时候,让她打胎。你自己先去晓玲的店里吧,那里的女人,你可以随便肏,不过,记得戴套,别得了病。不想戴套,可以肏你晓玲姐。肏大肚子也可以,让你晓玲姐给你生个孩子。」

  「晓玲姐,可以吗?我早就想肏你骚屄了。」

  「我的主人都答应了,我怎么会不愿意?你那么想,现在就可以啊。」
  「真的啊,那我们去里面吧。」小王说着,拉着李晓玲进了小房间。

  「大鸡巴老公啊,你现在女人越来越多,干脆自己开一家酒店吧,办事也方便啊。」

  「我爸让我毕业前低调点。这家酒店,就有我们大半的股份。不过,你说得对,明天咱们先去看一套房子。先吃饭吧。」

  打了餐厅电话,点了菜,让餐厅直接送到套房。等菜上齐的时候,小王也完事了。看得出来,晓玲并没有满足,小王的能力还是不行啊。

  吃饭的时候,免不了让几个骚屄给我轮流舔鸡巴,我也又满足了晓玲一次,把她按在桌子上,狠狠肏了一顿。小王看着我们肏屄,听着晓玲的浪叫,才知道了和我的差距。

  饭吃完,已经9点多了,我们五人去了夜店「花开百艳」,李晓玲带着小王回了店里,看着生意去了。在昏暗的环境下,我尽情的玩着两对母女。在二楼的包间里,我让她们都脱的一丝不挂,让她们轮流趴在朝着下面的栅栏上,从后面肏她们的骚屄。嘹亮的音乐声、喧闹的人声,让她们放下心,也放下矜持,大声的浪叫。我第一个肏的是杨艳,这时,刘玉玉、王婷婷随着音乐舞动起来,还拉着蒋舒婷一起跳,三个骚屄轮流在我背后,用奶子摩擦着我,还用手揉我的卵蛋和杨艳的阴蒂。旁边包间的一个妹子,不经意间一转头,看到了我们,惊讶的张大了嘴,我冲她笑了笑,她的脸一下红了,不过也没有躲开,开招了招手,又一个女孩,也走了过来。在我把两母女都肏到几次高潮,都软下来之后,两个女孩一直看着,她们都把手伸到自己的下面摸着,还揉着自己的奶子。等我最后把蒋舒婷送到了第三次高潮,软倒在地之后,我看着那两个女孩,第一次女孩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我穿上衣服,走到隔壁包间,推门进去。

  我插上门,走向两个女孩。

  「美女们,你们好啊!」我打了个招呼。

  「帅哥,你好啊!」第一个女孩和我说,第二个女孩有点羞涩,没有说话。
  「我叫雷帅,你们是?」

  「我叫闫晶,这时我妹妹闫莹。」

  我走到闫晶身边,一把搂过来,亲吻着她的嘴,她也搂着我的脖子。我一边亲着她,一边脱她的衣服,她也脱着我的衣服。两人赤身裸体的搂着。我一摸她的骚屄,淫水已经流到了外面。

  我让她搂着我的脖子,抬起她的腿,盘在我的屁股上,鸡巴对准她的骚屄,用力一按她的屁股,鸡巴齐根而没。闫晶「啊——」的一声。我也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屁股前后耸动,狠狠地肏着她的骚屄。闫晶不停的浪叫着。

  我抱着她走到栅栏前,她的身子完全悬在外面。她也完全没有感到害羞,嘴里不停的叫着。旁边,两母女有人发现了我,一起走过来看着我肏屄。

  「大鸡巴哥哥,你好厉害啊,妹妹的小骚屄被你的大鸡巴肏穿了,啊……大鸡巴,你肏进我的肚子里了,啊……好舒服啊,爽死妹子了,啊……妹子从来没让这么大的鸡巴肏过……舒服死妹子了,啊……大鸡巴哥哥,这下肏进妹妹的子宫里了,啊……好爽啊,子宫被肏穿了,爽死了……」

  「以后要不要大鸡巴哥哥肏你骚屄啊?」

  「要啊,要啊……好厉害的大鸡巴哥哥啊,妹子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你的大鸡巴简直要肏到妹子的喉咙里了,啊……你肏死妹子吧,肏烂妹子的骚屄,肏烂妹子的子宫,啊……舒服啊,爽上天了,要死了……肏大妹子的肚子……」
  闫晶虽然喊得厉害,可是很不耐肏. 很快,一股热流冲在我的龟头上,她的手也渐渐松了,我怕她掉下来,就把她放在了沙发上。闫晶软瘫在沙发上,我把鸡巴放在她嘴边,她乖巧的含着我的鸡巴,用舌头裹着我的龟头。让她含了一会儿,我抽出鸡巴,来到沙发另一边闫莹的旁边。闫莹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
  我抬起她的头,她慌乱的看着我,我吻上她的嘴,她推拒着我,嘴里呜咽着,「不要,不要啊……」我哪管这些,一只手用力的握住她的两只小手,另一个手开始解她的小短裤。这时,闫晶挪了过来,「妹妹,总有这么一天的,而且,哥哥这么帅,鸡巴这么大,会让你很爽的。」

  我心里一惊,停下动作,看着闫晶,「她是处女?」

  「是啊,我妹妹还是第一次呢,大鸡巴哥哥,你有福了。」

  我露出一个奸笑,「那我就玩玩* 奸游戏吧!」

  「坏蛋哥哥,这么不怜惜我妹妹。」闫晶拍了我一下。

  我几下就撕了闫莹的衣服,她吓坏了,一动不敢动,只说不要。我分开她的腿,放在我的身子两边,用我的胳膊夹紧,两只手揉着她的奶子,她不停的推着我。

  我鸡巴对准她的小穴,转过头,对着闫晶,「小屄,推我!」

  闫晶掐了我一下,「坏鸡巴哥哥,* 奸人家妹妹,还让人家推。」

  她走到我身后,两个奶子贴着我的背,一用力,向前推我。

  随着闫莹「啊——」的一声,我的鸡巴一下就插进了她的小屄深处,插破了她的处女膜。还好,她刚才看了那么久我肏屄,还自己摸小屄,屄里的淫水还没有干,所以,没有摩擦带来的疼痛,应该主要是处女膜破裂的疼痛吧。

  「啊……好爽,不愧是处女屄啊。」我仰头大叫。

  我不再控制自己,屁股大起大落,每次都插入闫莹小屄的深处,闫莹用力的推着我,大叫着不要。不过,随着疼痛感慢慢消失,快感渐渐增强,我反抗的力度也小了,还用胳膊搂着我的背,嘴里发出快乐的呻吟声。「和我一样骚啊。」闫晶在旁边说,说着,她揉着闫莹的奶子,和我一起玩弄她的妹妹。

  「姐姐不要啊!」

  「傻妹妹,不舒服吗?」

  闫莹羞红了脸,还是回答道:「舒服。」虽然很小声。

  我哈哈大笑,闫晶继续取笑妹妹,「哪里舒服啊,莹儿。」

  「下面舒服,姐姐也摸得上面也舒服。」看来闫莹平时就很听闫晶的话啊,闫晶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

  「傻莹儿啊,什么上面下面的,要叫奶子、骚屄,来,叫一遍。」

  「奶子,骚屄。」闫莹小声说着。

  「奶子和骚屄舒服吗?」

  「舒服,奶子和骚屄都舒服。」

  「是大鸡巴哥哥肏的你骚屄舒服啊,还是姐姐揉的你奶子舒服啊?」

  「大鸡巴哥哥肏的骚屄更舒服。刚才好疼,现在还有一点疼,可是好舒服啊。」
  「大鸡巴哥哥,又让你征服了一个小骚屄呢。」闫晶对着我说。

  「呵呵,以后,哥会经常肏你们两个小骚屄的。你们愿意吗?」

  「大鸡巴哥哥,我当然愿意了,你肏的人家那么爽,人家的骚屄里还没有那么大的鸡巴插进来过呢。妹妹,你好幸福啊,第一次就遇到这么大的鸡巴。你愿意让大鸡巴哥哥以后一直肏你吗?」

  「我愿意。大鸡巴哥哥,我愿意一直让你肏,肏我的骚屄。」闫莹居然大声对我说。

  「好啊,大鸡巴哥哥最喜欢你这样的骚屄了。」

  「大鸡巴哥哥,你会射在我屄里,让我怀孕吗?」

  「会啊!大鸡巴这次就射你骚屄你,射你子宫里,搞大你的肚子,让你给大鸡巴哥哥生孩子。」

  「真的吗?」

  「真的啊,你喜欢吗?」

  「我好喜欢啊!我好喜欢啊!我可以像妈妈一样了。」

  「怎么回事啊?」我问闫晶。

  「我们妈妈从来没有结过婚,却让人搞大肚子,还生下我们两个。」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这时,我的电话响了。

  「静姐,什么事啊?」

  「你个坏小子,听说你来姐的店里了,怎么不来看看姐啊?」

  「姐,是你的骚屄痒的不行了吧?」

  「是啊!你过来不过来?」

  「等一下吧,姐,我刚刚肏了两个小骚屄,一个还是处女呢,我* 奸了她,她现在爽翻了。」

  「你在哪个包间啊?」

  「208」

  「你大爷的!」电话挂了。给我打电话的是这家「花开百艳」的老板娘闫晓静。

  我抽出鸡巴,闫莹大叫「哥哥,不要啊。」

  「小骚屄,哥哥在呢。」我坐在沙发上,让闫莹坐在我的鸡巴上,闫莹有些不懂,闫晶就教导着她。

  「砰砰砰」,外面传来大力的拍门声。

  「去看看是谁。」我对闫晶说。闫晶穿上衣服,过去开门。

  闫晶去开了门,我听到「当当当」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一个人走了进来,站在了我的旁边。在我身上耸动的闫莹的也不动了,把头埋在我怀里,一动不动。
  我抬头一看,「姐,是你啊,怎么气成这样?谁惹你生气了?弟弟替你教训他,打断他的狗腿。」

  「好啊!你把自己的腿打断吧!」

  「我不就是没第一时间去看你吗?不至于急成这样吧?」

  这时,闫晶走了过来,低着头,叫了一声,「妈。」

  什么?闫晶和闫莹是小静的女儿,事情大发了。

  我一脸苦笑,「姐,我真不知道她们是你女儿。」

  闫晓静叹了口气,「晶儿也就说了,已经19了,她也早就被人肏过了,莹儿才16,我一直看的很紧,没想到在自己的地盘,被你这个混小子给肏了。」
  「姐,不知者不罪嘛。」我的手慢慢攀上晓静姐的奶子。

  她啪的打开我的手,站起来,「一会儿完事了,都到我办公室来。」说完,当当当的走了,还给我们关上了门。

  闫晶长出了一口气,瘫倒在沙发上,「吓死我了。」

  我拍拍闫莹的屁股,「莹儿,继续动,你妈走了,看样子,没有怪我们呢。」
  闫莹看了一眼门口,又上下耸动起来,这时,她也渐渐熟练了起来,我揉着她的奶子和屁股,「莹儿,舒服吗?」

  「舒服,大鸡巴哥哥肏的妹妹骚屄好舒服。」

  「你妈妈刚才在的时候,哥哥还感觉到你的骚屄一松一紧的夹哥哥的鸡巴呢。」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被妈妈看着,哥哥的鸡巴插在妹妹的骚屄里,妹妹感到特别舒服呢,啊……好舒服,哥哥,你的大鸡巴肏的妹妹好舒服啊……妹妹的骚屄好爽啊,啊……爽死了,要飞了……哥哥,我没劲了,你肏我吧。」
  闫莹软到在我身上,我两手托着她的屁股,鸡巴快速的一上一下挺动,快速的肏着她的骚屄。

  「啊……啊……啊……啊……死了,要是了,啊……爽翻了,肏死了,啊……骚屄好舒服,舒服死了……啊,要飞了……」

  一股阴精打在我龟头上,闫莹高潮了。

  「晶儿,小骚屄,给我们舔一舔啊。」闫晶白了我一眼,半躺在地上,用嘴舔着我和闫莹结合的地方。我感觉到闫莹的阴道平静下来,就慢慢抽出鸡巴,闫晶立刻用嘴堵在妹妹的骚屄上,舔吸着流出来的液体。等没有东西流出来,她就把妹妹的骚屄舔干净,闫莹从我的身上翻下去,靠在我的身边,搂着我的胳膊。闫晶开始舔我的鸡巴。

  「晶儿,你妹妹的处女血好吃不?」

  闫晶白了我一眼,做出恶狠狠的表情,轻轻一咬我的鸡巴,就继续给我做着清洁。

  「哥哥,你坏死了。」闫莹掐了我的胳膊一下。

  我搂着闫莹,摸着她的奶子,抠着她的骚屄,「莹儿,舒服吗?」

  「舒服,哥哥,你的大鸡巴肏的我舒服死了。」

  「以后还让哥哥肏不?」

  「要!妹妹的骚屄以后就是哥哥的了,」闫莹趴在我耳边,舔着我的耳朵,「哥哥,你想怎么样肏妹妹的骚屄都行,想怎么肏,怎么肏. 」

  「哈哈!哥哥一会儿就把你们两个和你们那个骚屄妈妈一起肏. 」

  「哥哥,你吹牛。」

  这时,闫晶把我的卵蛋也舔干净了。

  我站起来,「走,看看哥哥怎么肏你们的妈妈。」

  我们走进闫晓静的办公室,我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她正盯着电脑,脸红红的。

  「姐,看什么呢?是不是我肏晶儿、莹儿的视频啊?」我探头一看,果然是,居然被我猜中,我还发现,闫晓静下身什么也没穿,手正揉着骚屄。

  「就你聪明。」闫晓静也不避讳我。

  「有我在呢,姐姐需要这样吗?」我绕过桌子,走到她的椅子后,弯下腰,吻上她的嘴,一只手从她脖子伸进她的衣服,狠狠地揉着她的奶子,一只手探到她的骚屄,揉着她的阴蒂。

  「啊,坏弟弟,你轻点,奶子都被你抓烂了。」

  「哈哈,好姐姐,我说我要肏你们母女三个,晶儿、莹儿还不相信呢。」
  「好弟弟,咱们去里间吧,晶儿、莹儿在这里,人家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刚才不是还欣赏我肏晶儿、莹儿的视频吗?看到我* 奸莹儿,你骚屄里有没有流水啊?」

  「坏弟弟,莹儿还那么小,你就* 奸她。」

  「小?那里小了,都快比你的大了。」

  「哎呀,人家说的不是奶子了。」

  「哈哈……好姐姐,她的骚屄迟早要被肏的,还不如早点便宜我呢。」
  「算了,反正也被你肏了。再说了,她妈我十四就被人肏了。她还大了两岁呢。不过,我就这两个女儿,晶儿早就被别人肏了,莹儿可是毁在了你手里,你以后要对她好啊。」

  「放心吧,姐姐,我不仅对她好,我对你们母女三个都好。」

  「莹儿,你以后要听哥哥的话,知道了吗?还有,不要让别人碰你。」
  「我知道的,妈妈,我以后就是大鸡巴哥哥的人了,大鸡巴哥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大鸡巴哥哥想怎么玩我,我就怎么让大鸡巴哥哥玩。」

  「小骚屄,才让肏了一次,就浪成这样。」

  「这不是随你嘛,哈哈。」我插道。

  「小混蛋,占了便宜还卖乖。快点肏姐姐吧,姐姐痒的不行了。晶儿、莹儿估计也还想要呢。」

  「好姐姐,我先肏你骚屄一次,给你过过瘾,我们一起去酒店吧,我还有朋友等着呢。」

  「坏小子,姐姐母女三个还满足不了你啊,你还要让姐姐和别人一起挨肏. 」
  「呵呵,姐姐,你知道我的厉害嘛,你这里的美女,那个我没有肏过啊?」
  我脱了闫晓静的T恤,让她扶着沙发,崛起屁股,我脱了衣服,走到她后面,大鸡巴顺着她的屄水,一下插到她的骚屄深处。

  「啊——坏弟弟,一下就肏到人家的屄芯了,你真狠啊!」

  「那浪姐姐你,喜欢不喜欢啊?」我招了招手,让闫晶、闫莹站到闫晓静的两侧,撩起衣服,「晶儿、莹儿,揉你们骚屄妈妈的奶子。」而我,就揉着两个小骚屄的奶子。

  闫晶、闫莹都不敢去揉她们的妈妈。

  「坏弟弟,大鸡巴弟弟,姐姐就喜欢你这么肏姐姐,你的鸡巴捅到姐姐的子宫里了,好舒服啊。晶儿、莹儿,揉妈妈的奶子。啊……妈妈好舒服啊,大鸡巴弟弟肏的妈妈好舒服啊,啊……妈妈的屄里好爽啊,大鸡巴弟弟把妈妈的骚屄肏烂了,肏的好舒服啊……」

  两个小骚屄听到她们的妈妈这么说,就一边揉着她们妈妈的奶子,一边揉着屁股。

  「晶儿、莹儿,要用力抓你们骚屄妈妈的奶子,用力拍打她屁股她才爽。」
  晶儿还是比较怕的,莹儿因为她妈妈也让听我的话,她现在全身心的听我的话,就狠狠地抓着闫晓静的奶子,还用力的捏她的奶头,同时,弯下腰,在她妈妈屁股上吐了一口唾沫,啪啪啪的拍打着闫晓静的屁股。

  「好弟弟,你的大鸡巴干到我的子宫里了,刺穿我的子宫了,啊……好舒服啊,好弟弟,你的鸡巴把我的骚屄、子宫都肏烂了,爽死了,啊……好弟弟,大力些,不要心疼姐姐,狠狠肏姐姐的骚屄,啊……爽啊……莹儿,你抓的妈妈奶子好舒服啊,大的妈妈屁股好爽啊,再用力些……啊,好弟弟,肏死姐姐了,你的鸡巴要肏大姐姐的肚子了,啊,好舒服啊……晶儿,摸摸妈妈的肚子,看看是不是被大鸡巴哥哥搞大了,啊,大了,被大鸡巴哥哥搞大了,啊……舒服死了……」

  闫晶伸出手一摸,「哇,真的大了呢,好像是有颗鸭蛋在里面滚呢。」
  「我也摸摸,」闫莹也摸了下去,「真的呢,大鸡巴哥哥好厉害呢。」
  「哈哈,我不是你的大鸡巴哥哥了,我肏着你妈的骚屄,那么,我是谁啊?」
  闫莹给我送上一个香吻,然后用毛乎乎的大眼睛看着我,「大鸡巴爸爸,你是我的大鸡巴爸爸。」

  「坏女儿,你个小骚屄,你也欺负妈妈……」

  闫莹又用力的拍打着闫晓静的屁股,抓着闫晓静奶子的手,也更加用力。闫晶也有样学样。

  「啊,好哥哥,大鸡巴老公,你肏死我了,啊……好舒服,好爽啊……我的骚屄被大鸡巴老公肏烂了,啊……爽死了,爽翻天了,大鸡巴老公肏的我要飞了……好女儿,抓的妈妈好爽啊,奶子被你们抓烂了……」

  闫晓静在办公室看着我肏她两个女儿的监控,早就屄水横流了,现在被我的大鸡巴肏骚屄,还被两个女儿玩弄,高潮很快就到了。我感到一股热流冲击在鸡巴上,双手用力的抓着两个小骚货的奶子,狠狠肏了闫晓静三四十下,鸡巴顶着她的子宫口,射出了我的精液。我扶着闫晓静躺在沙发上,分开她的腿,「晶儿、莹儿,看,这就是你们出生的地方。」闫晶、闫莹都跪在地上,趴在她们骚屄妈妈的两腿间,「哇,好大的洞啊!是被大鸡巴爸爸肏成这样的吗?」闫莹说。
  「坏小子,这么作践人家。」

  「好姐姐,这怎么是作践呢?莹儿,你看,有白色的东西流出来了,是爸爸的精华哦,快,舔一舔。」

  闫莹把头伏在妈妈的骚屄上,舔着妈妈的骚屄,吸舔着我的精液和她妈妈的淫水混合物。我抓着闫晶的头发,把鸡巴插进她嘴里,「来,给爸爸舔一舔。」闫晶用嘴裹着我的鸡巴,舌头在我的鸡巴上打转。

  我按着她的头,狠狠地肏着她的嘴,她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

  十分钟后,闫莹已经把闫晓静的骚屄舔干净了,「爸爸的精液好好吃哦,还有妈妈的淫水。」

  「爸爸以后会经常给你吃的。」

  「爸爸真好!」

  「死丫头!」闫晓静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我一边穿T恤,一边说,「莹儿,把视频给爸爸拷贝到U盘里,这间办公室的,还有208、209的。」闫晶正给我舔着卵蛋。

  「坏小子,就喜欢收藏这些东西。」闫晓静骂了一句。

  到209接上四个骚屄,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2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