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永州中学是永州市唯一一所初高中合而一体的学校,汇聚了永州绝大多数学生,这其中不乏品学兼优的学霸精英,当然也有些被遗落的问题少年少女。而永州中学的问题少女似乎尤其的多,尤其的另类,尤其值得我们仔细关注。这些问题少女们,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秘密社团,取名叫美少女特工队。

  每到九月份新生开学。美少女特工队的队员们就会拿着宣传的小卡片,在校园内寻觅刚入学的新生们。一旦发现面容姣好,身材火辣,长相甜美的新生,就会递上招收入会的小卡片,上面含糊其辞的描述这个社团的活动福利,详细的交代了入会的联系方式。

  而每到周五下午和晚上,临近校园的东街和西街都会突然出现很多年轻稚嫩却衣服性感暴露、浓妆艳抹的学生妹。她们一个个悠闲的靠在大街的一侧,或几个在一起随性聊天,或一个人高冷的抽烟。有路人以为她们是鸡,凑上去搭讪却无一另外吃了个闭门羹。

  但只要有前面插了一面写着「特工队」的独特的小旗子的车到来,无论来的车是高级小汽车、大货车甚至是破烂的五菱之光。这些妹子们就会露出渴望而期待的眼生盯着,纷纷打起精神好像随时准备着被挑选。无一另外的是,东西街就是这些车主的目的地,车主们纷纷下车挑选路边的妹子。不过仔细观察,两条街的车主挑选妹子还是很不一样的。先说西街,车主看中妹子后,会先和妹子简短的沟通交流,有的妹子还会掏出一些写满字的小本子,双方会讨价还价一番,谈妥了妹子就跟着上车;没谈妥,车主就只好物色下一个妹子。而东街效率就高多了,车主只要看中了妹子,虽然也会有个别车主会和妹子随便聊几句,但大多数车主都是直接把妹子领上车,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妹子拒绝。东街的车也明显比西街多很多,基本上几个小时东街的妹子就被挑光了,很多车主都是先去东街,看东街没有合适的妹子才去西街选。

  这些站在东西街的妹子都是永州中学的初中生和高中生,更准确的说,她们就是美少女特工队的会员了。美少女特工队分成东西两街,即是特工队的两个分组。常去西街的学生是普通组,她们有50人左右。普通组和来挑选的顾客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需互相看对眼并且讲好条件。为了方便,很多普通组的特工队员都会准备个本子,上面会描述自己的喜好要求,比如能玩几P,可不可以无套,能不能搞后门,拍照,打耳光,母狗调教的程度等都会详细说明。也有很多普通组的组员会明码标价写明自己服务什么需要多少报酬。东街的学生妹叫特别组,她们有100多号人,准确的说,是100多号毫无尊严的母狗。她们站在东街上只能被挑选,她们完全不知道每次被选中的后果是什么。有的被车主拉到野外干;有的被拉上商务小客车才发现要被足足一车的汉子轮奸。被折腾完后,大多数车主会象征性的给点钱而已。

  需要说明的是,这些看起来很可怜的学生妹们,都是自愿加入美少女特工队的,她们就是想肆意挥霍自己的青春年少,享受被蹂躏的快感,像一个母狗婊子一样被陌生的大叔们轮奸、凌辱、虐待。最开始的特工队没有分组,特工队员到了周五都不约而同的跑道东街去。后来为了吸收哪些想玩又还没想好,有点胆小的学生妹,特意新增了一个普通组。这也导致普通组质量不佳,鱼龙混杂,一些动机不纯的妹子也加入其中。特别组的会员们也颇看不起普通组的,觉得她们目的不纯,动机不佳。普通组的流动性也大,一般每个月都会有一两个自愿转为特别组,也会有很多玩够了退回和好奇新加入。

  还有那些神秘的车主,他们一般被美少女特工队称之为主人,这些主人们也是随着特工队的发展壮大口口相传,目前维持在一千多人,他们分别来自永州乃至周边县区的各行各业,有商人,官员,医生,白领,货车司机,保安等,甚至还有不少就是永州中学的老师。不过这些人都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喜欢变着花样玩弄女学生,爱玩敢玩也玩的狠,真正让少女特工队的队员们享受到了其他男人带不来的快乐。但即便如此,虽然原则上,特别组的女生们可以无条件任意玩弄,但是为了保持美少女特工组的正常运转,其实还是有一些不成为的规矩是男主人们必须遵守的。

  一是,一次最多只能玩2天,正好是一个周末,必须要保证队员们周一正常上学,也坚决不允许主人们主动去学校找菇凉。经常在周一大清早没路人的时候,一辆车快速开到校门口,从车里滚下一两个赤身裸体,满脸泪痕,妆容被哭花,全是都是凝结的精斑,甚至满背满背暗红色犬牙交错的鞭痕的女生,身体上还散发着腥臭味,一手拿着衣服,躲到女厕匆忙穿上,对着水龙头随便洗漱一下就匆匆忙忙去上课。

  二是,原则上不能把美少女特工队的队员玩出太严重的伤害,特别是不能太破相,影响队员下次的服务效果。一旦出现严重的伤害事件,无论被伤害的队员态度如何,都会立即把该主人开除,收回小旗子。

  三是,特别组的姑娘可以随意玩弄,也可以完全不尊重她们的隐私,叫上非圈子朋友一起轮奸玩弄,随意拍照留恋甚至传阅。但坚决不允许任何商业行为,比如利用她们来卖淫赚钱,卖色情照片挂网赚钱。这个虽然不好证实,也屡禁不止。但发现一次就彻底开除。而且还要高额的经济处罚。不用担心他们不乖乖交钱,在这个圈里面玩的,这些小姑凉随便倒打一耙,绝对是有理说不清,随时吃牢饭。

  第四,特别组的学生妹们,只要在东街被牵走。无论主人想玩什么游戏,就算是主人严重违反了前面的原则,也绝对不能当面拒绝,不配合,不能态度不好。主人违反规则,只能到时候向组织反馈,由组织决定处理。

  第五,所有的队员和主人,每个月都必须检查身体,如果有任何传染病都必须暂时退出圈子,待完全恢复后再以新人的形式申请入圈。

  这些制度执行需要强有力的保障,光靠这些只会被男人们蹂躏的特工队少女肯定无法执行。在这一千多号主人中,有那么神秘的几十个负责出面维持。不过在组织的背后,据说有大人物支撑,但具体是谁好像谁都不知道。本文讲述的就是发生在永州中学特工队的形形色色的事情。

           美少女特工队之从阿娇开始

  已经读高二的阿娇是美少女特工队的绝对红牌之一,身材性感高挑,性格孤僻冷艳。最难能可贵的是,从初一下学期入队以来,没有任何一个假日缺席过(是完全没有,不是几乎没有哦),这几乎成了队里的一个传奇。漫长的暑假傍晚,你也可以看到她穿着大眼网袜和牛仔短裤东街角落抽烟等待;即便是寒冷的隆冬腊月,别的队员都回家陪父母做乖乖女,只有她顶着风雪,穿着超短短裙和薄薄的单衣在角落瑟瑟发抖。她几乎不和其他队员交流,也很少和同学聊天,特别是从来不说自己家里的事情。大家都私下猜测她是孤儿。

  很快又要期末考试放寒假了,虽然到了周五,但大多数同学都要早早回家补课。阿娇和其他要出去玩的队员们一下课就去宿舍化妆换衣服。虽然外面已经零下3°了,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但倔强的阿娇还是只换上一件薄薄的短袖白衬衫,甚至可以隐约看到里面黑色的bar。下身只有两件长都是16公分的物品,一件超短裙,一件超高跟凉鞋。16公分对短裙来说,太短太短,连毛毛都几乎可以看到(经常会穿丁字裤,但今天没穿),16公分对高跟鞋来说,太高太高了。大冬天就这身装扮,足以让阿娇在花枝招展的特工队中鹤立鸡群。

  早早来到东街,现在才5点不到,大多数插着小红旗的车还没来。阿娇一个人靠着墙一根一根的抽烟,她从来不搭理其他队员,久而久之,其他队员也不和她玩,只当她是神一般的存在。流传着很多关于她真真假假的传说,例如什么她入队的时候还是处女,第一次站街就被拉过去轮奸到大出血感染发烧,第二周她居然顶着高烧继续出现在东街;还有说她初三毕业的时候,利用自己在主人们中的魅力搞过一次大串联,那个周五晚上只有她一个人被拉上车,其他的特工队员都傻傻的等了一个晚上,当然那个周末,她也为次复出了号称惨痛的代价……
  正在百无聊赖的等待过程中,啪啪啪啪十多个清脆的耳光响彻东大街,接着是一个极其淫荡销魂的女生娇嗔抱怨到:陈哥,你都把人家打疼了,不要这么急嘛,把我带回去再慢慢玩,这大街上影响太坏了。虽然是抱怨,可明显故意拉高嗓门,仿佛生怕其他队员不知道似的。弄出这些动静的就是特工队另外一个红牌小花,今年初三,号称是特工队最淫荡风骚的交际花,被陈哥打的眼冒金星,嘴角出血,居然还能和他打情骂俏,伸出诱人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她每次被叫走都要想弄出点动静来,生怕其他队员不知道她有多抢手似的。同样是红牌,明里暗里都和阿娇憋着劲。陈哥这十几个清脆的耳光,暗地里就是在向阿娇示威,小婊砸我有主人打,有主人虐,你有啥,还不是在寒风中傻乎乎的等着。在众目睽睽下,小花被陈哥扛起来狠狠的丢进汽车后备箱扬长而去。再说这个陈哥,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狠角色,从来不玩西街的姑娘,即便是东街的妹子,很多都很怕他。当然小花好像从来不怕。

  小花走后没多久,一辆拉风的摩托车呼啸而来停在阿娇的面前,头盔摘下来一个年轻而有点羞涩的青年,把另外一个头盔递到阿娇面前,用不大的嗓门问阿娇,我能带你走吗?阿娇看着这个腼腆的小伙子,微微一笑,推开了头盔,直接坐到摩托后座上,双手紧紧抱住小伙,在小伙耳边微语,不要问可不可以,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除了让我带头盔。小伙被这一句话挑逗的非常紧张,虽然被阿娇紧紧的抱着,可是在寒冬腊月的天气里,衣着单薄的阿娇还是穿透着阵阵冰冷。
  「待会开摩托,冷」,小伙终于憋出一句话。

  「没事,主人您尽情的开,越快越好,让小女子尽情的享受这份凉爽。」
  小伙刚要说话,阿娇用手捂住小伙的嘴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小伙视乎理解了阿娇的意思,突然猛踩油门,摩托带着一男一女一路狂奔。

  摩托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一片垃圾山中,一个破旧而隐蔽的小房子前停下来了,小伙转身看后座的阿娇,嘴巴已经冻成紫黑色,全是冰凉,瑟瑟发抖,双腿已经冻僵,根本走不动道了。在这荒郊野外,小伙已改当时的腼腆,粗鲁的把阿娇身上仅有的衣服短裙撕碎,扛着冰凉裸体的阿娇进了小破房,一把把阿娇丢在床上。

  阿娇好像迷糊又好像清晰的喃喃自语说,冷,冷,火,我要火。

  那头小伙好像很有默契似的,已经点燃了一根朱红色的蜡烛,走到阿娇面前,隔得很近的滴到阿娇的乳头上,突然的热度和身体的冰凉混合在一起,带给阿娇不一样刺激,才一小会,蜡烛就已经滴在阿娇的乳头,舌头,后背上。当小伙把蜡油滴在阿娇娇嫩的阴道里,阿娇的身体已经暖和的差不多,突然的刺激让阿娇几乎痉挛。阿娇略带苦笑的说:主人你好坏啊,你用的可不是低温蜡哦,你用的是普通的蜡烛,还离的这么近,阿娇要被主人烫坏的。

  小伙听了嘿嘿一笑,但并没有停下滴蜡。阿娇用舌头舔了舔手指,把手指伸到小伙前面,小伙也心领神会的把蜡烛移到阿娇的手指前,但并没有滴蜡,他居然直接用火苗在手指下面来回晃动,呼呼的火苗在阿娇的手指下来回移动。阿娇又给了小伙一个魅惑鼓励的眼神,小伙似乎受到了某种莫名的肯定,他拿蜡烛的手不动了,火红的火苗直接在阿娇手指下面灼烧着。阿娇全身一个寒颤,但并没有把手指拿开,咬着牙坚挺着享受着火苗的灼烧。手指在火苗的热浪下瞬速气泡逼出油脂,灼烧了大约5秒钟,小伙眼看着那纤纤玉指开始变黑才拿开蜡烛。丢在一边……

  视线再回到东大街,那一排排的特工队员已经被领空了。这些被领走的队员中,包第一个被领走的小花,他正在陈哥宽大的别墅里被陈哥踩在脚下,陈哥的动作很粗暴,从后面干着跪在地板上的小花,揪着头发把小花的额头猛砸地板。即将高三毕业的李小娜,被她的老相好退休的阿伯领走,这个时候正躺在阿伯的地板上,双手掰开阿伯的屁股,灵巧的舌头深入阿伯的屁眼里反复的搅动着。被便秘苦恼的阿伯在小娜唾液的润滑下,大量粪便开始滑出屁眼。小娜本能的躲避了一下,做了一个恶臭恶心的表情,调整好自己的气息,蜜汁微笑的把嘴巴贴上去,大口大口的咀嚼吞咽起阿伯的粪便。乖巧可爱的初二小妹林妙林,小嘴被堵上粗大的鸡巴,喉咙都被撑开大大的一圈,无助的挣扎着。公认的魅力女神何洁冰,被绑到一个破旧的工地,刚刚在工友们的起哄和鼓励声中,喝下了一大瓶足足有2L的由工友们日常自慰的精液,唾液,尿液,聚餐醉酒呕吐物混合在一起的很久发酵恶臭的混合物。

  在回到阿娇那破败的小屋子中,小伙虽然很癫狂,眼睛都已经通红,但其实应该是第一次玩,没啥经验,全是阿娇带着。阿娇正跪在粗糙的水泥地上,仔细的舔着小伙粗大的鸡巴,突然阿娇深吸一口气,死死抱住小伙的屁股,把小伙粗大的鸡巴尽根吞入,足足坚持了2分钟才松开。然后阿娇跪着转过身去,把大屁股对着小伙,用手指搓了搓自己的菊花,小伙立马会意,提枪上马直捣菊花。粗大的菊花在唾液的润滑下进进出出,安静的夜空中,小伙的喘息声、阿娇的浪叫声和屁股撞击的啪啪声交织在一起。突然小伙感觉自己快射了,急忙拔出鸡巴,走到正面揪着阿娇的头发,把沾满屎黄色的鸡巴又主动全根插入,一股猛烈的精液喷薄而出,直接射到阿娇的喉咙里。当然射完之后,阿娇肯定会把主人的精液吞的一干二净,同时仔仔细细的清理鸡巴上沾满的粪便和污物,照单全收的吞干净。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