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3807


                15

  周军和妹妹周惠捅破了禁忌的那层薄纸之后,周惠好像把积蓄多年了情欲都发泄了出来,她表现出来的仿佛是一个绝妙风骚的女人,可以说是出类拨悴之流;她的大胆狂野索取无度,跟往日那个温雅贤淑简直判若两人。

  只要俩个人在一起,他会自始至终占有她好几个小时,她也会提出这方面的要求,她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他只需要用他的手指抚摸她的臂脯,足以使她激动不已。那种贪婪和欲望现在回想起来足以让人面红心跳,他们相互吞噬。一切都使他们销魂荡魄。

  住进周惠五星酒店的套间,周军还有些顾忌,周惠倒是恬不知耻:「这有什么?这楼里的单人间,那个不是一男一女的。」她搔搔头发,又说:「外出演出,就是剧团的欢爱盛宴,男女演员都如同挣脱牢笼的鸟,各自做着着自己喜欢的事。」
  这么一说,连周军这见多识广的男人也都感叹不休,周惠又笑着又说:「更有的夫妻挡,似乎也默许了这种气氛,逢有外出演出,都有一方请假的。」周惠全身上上下下一丝不挂,精致玲珑的乳房像水蜜桃一般,下腹部那层卷曲的绒毛令人生出无限的遐思。

  她抱住床单用它遮住一半的脸而给人以更大的剌激,她翻身趴下,丰满雪白的臀部中间,闪动着白里透红的精光,周军立即热血沸腾了,变得狂野的周惠总是激发起他的欲望。而且在床上她总能将他带上情欲带上高峰。

  周军扑向床上的她,周惠的手臂像一条白色的银蛇缠在他的脖子上,俩人的嘴唇贴到了一起,她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连周军也感觉到了。他脱下了衣服,结实的胸肌令她羡慕不已:「快来吧,」她仰着脸躺着,挺起丰乳乞求道。周军把脸埋进了她的双峰之间,同时,强壮的身体猛地贴上去。

  他冲撞而来的力气大得周惠发出一声惊叫,床上顿时变成了欢乐的世界,周惠用双手遮住乳房,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床单上,她的眼脸地轻微地抖动,等待着周军。他摇晃提起自己的屁股,他的阴茎已经坚挺。周惠摇摆着身体并将双腿打开。

  在他上面支撑着自己,她托起他的阴茎将龟头放到她已是湿润了的花瓣上,他轻轻向下挤压着使它差不多完全进入她的体内。他轻轻地上下抽动着,两处粘乎乎的地方一会儿凑到一起,一会儿分开,然后挤到一起,又分开。

  他的阴茎一会儿钻进了她的里面,一会儿又在她的花瓣间徘徊,那硕大的龟头似乎舔吻着她肥厚的肉唇,而她肿胀的肉唇也热烈地回应着。周惠嘬起嘴唇:「亲我!」她说道,声音低沉,亲切而又淘气。他猛地将自己的臀部一推,如此突然令她措手不及,他的阴茎龟头已插进她的体内并停住了。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在她紧收的阴道中它带来的感觉太美妙了。周惠浑身一紧,整个身子腾起紧紧地缠住了他。随着他越越快速的抽动,她夹紧自己多汁的阴肌。「呵!」他兴奋而又温柔地呻吟着。

  她又夹紧。并且小腹凑动着急切摆动,似乎要将幅度维持在一个极小的空间里,以便能用阴唇夹住他的龟头,既不让他彻底插进去,也不许它轻易地脱开来。周军开始急喘着,他吐出了一声∶「狐狸精。」

  他不禁挺直起身来,这样便能更加直接更加用劲的抽插。突然粗壮和坚硬的阴茎让周惠快感连连,她碾磨着自己的屁股跟它亲密地磨擦着,周军接着突然停住,一下子沉了下去,这样他的阴茎似乎就要戳穿她,也一直插入她的心灵深处。
  他的脸上充满了激情,他的阴茎在她体内的感觉竟如此美妙令周惠吃惊,他们开始痛痛快快地做爱。当周惠用因为激动而有些朦胧的眼睛乜斜着,她的嘴里吐出了泡沫,她全身发出一阵阵剧烈的痉挛,意识也模糊了起来。周军向她发射自己的能量后抽出身体,他仰卧着闭上眼睛等待能量再次聚集起来。

  没一会,周惠又不甘寂寞地翻上身来,她张开嘴巴将他那根柔软、湿润而又粗大的阴茎完全噙吸口中。她用舌头舔着吸吮着,又将他的睾丸含入口中轻轻地舔吮着。周军把她拽近着靠着他,他和她紧挨着平躺着。他一只手伸到她双腿之间,摸索着湿漉漉的阴户。

  周惠又再一次亢奋起来,她感到他的阴茎先是松软的紧贴在她的腹部,然后又开始变硬。随着阴茎的坚挺,周惠爬上到他的身上。她的双手塔在他肩上,把脸埋进了他的头发里。他将向上挺举的阴茎,刺进她的双腿中间,她体味着坚挺饱满插进体内的感觉。

  她的阴道里面一阵痉挛,充满淫液的阴道似乎忘了一切地吮吸着。他开始长时间地用力抽动着,解渴似地爱抚着,他的脸孔埋在她的脖颈,双唇亲吻着她的喉咙。这个令她心驰心迷的男人拚命从她的肉体上获取着快乐,同时也使她感到志得意满的满足,几乎同时她的高潮来临了。

  伴随他的性欲高潮降临,他粗长的阴茎用力抽动着,带着甜蜜的芳香填满了她整个阴道,周惠用力拽他的头发直到他的脑袋向后仰去,然后又贪婪地亲吻他,他的双眼他的嘴,他的耳朵,彻底领略他肉体中的一切,他的阴茎带着甜蜜芳香的浊白精液充满了她幽深的阴道。

  「我已从你身上得到许多,但这远远不够。我不会再住手,你也不要让我停下来。」越来越兴奋的周惠嚅嚅不停地说,「不行,」周军答道,无比快活地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叫喊着。「我们现在没法停了。」然后,他又小声地在她耳际低语∶「我会给你一个女人需要的所有快乐。正如像你这样一个女人应得的。」
  「瞎吹,」她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

  「你不信?」

  「我相信,但每当男人对我夸耀时,我常这么说。」

  他亲吻着她的鼻尖。「我并没有自夸。你会清楚的,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我们已经干了这事,你不能否认。」

  她的双臂轻轻绕住他的脖颈。「你是一个令所有女人都疯了的男人。」周惠毫不夸张地说。「厉害得简直让我有点害怕。」

  「你怕什么?」他拿她调谑道,周惠悠悠地道:「我得把自己看牢了,不然的话,我会发疯的!」

  欢乐的日子显得很是短暂,好景不长,随着周惠他们演出的结束,周军也不想招人耳目先行离开。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步出机场大厅时,他见到了接他的妻子少芬。她的身上是华丽的的套装,长发披散在肩头,精心修饰过的脸上放射着少妇特有的成熟的光泽。

  她接过了周军手里的旅行箱拉杆:「累坏了吧?」周军嘿嘿地一笑,少芬发现他的脸部轮廓有些不对劲,颧骨那儿一下就全鼓出来了,并且看起来很是憔悴。两人上了车,少芬抄过安全带系到胸前:「我应给你接风。」「好吧,随便找个地方,我饿坏了。」周军说,她发动了引擎。

  少芬把周军带到了一处装饰堂皇的西餐厅,周军虽嘴里埋怨没必要破费,但还是让那里的气氛吸引了。那地方的灯光柔和、神秘,而且安静,待应生走路都轻脚轻手说话也慢声细气的。一坐下去整个世界的喧嚣就远去了。

  少芬点好菜,在等菜的间歇和周军说一些闲话。少芬说:「很久两人没有像这样静静地吃饭了。」「我忙!」周军说。少芬悠悠地瞪了他一眼:「这不是借口。」待应生过来开了一瓶红酒,少芬晃着玻璃杯说:「干杯!」

  周军浅浅地呷了一口,少芬问道:「这次东南亚之行怎么样?」「累!」周军简单地回答,「喝花酒了?」「没!」「玩女人了?」「没!」少芬嘻嘻地笑,周军急了:「你不信?」「我信。」她说,但双眼却意味深长地在他身上探索。
  周军有些语不从心了,待应生送上他们的菜的时候周军才逃脱了窘迫。少芬不动声色。她拿起了刀叉,很不经意地开始用餐了。「一定见过周惠了?」她问,然后很疲惫地咀嚼,她的疲惫使她的咀嚼有种洞若神明的感觉。

  「见了,他们演出十分成功。」周军说,他觉得毛发竖起,一种大祸临头时的预感,少芬看似不经意地说:「我问过马天骏,你这次是休年假,没有别的任务。」

  「你们见过?」周军有些紧张地问道,少芬说:「是他找了我。」

  「什么事?」

  「关于你跟周惠,看出他一直对周惠念念不忘。」少芬又对着他晃动酒杯,周军说:「别喝了,要开车的。」

  「跟你在一起,还怕酒驾让交警处罚。」少芬大口地把杯里的酒干了,她继续地说:「我跟他解释了,周惠真的是你的情人,在我之前周惠一直是你的情侣。你们兄妹没有半点血缘上的关系,周惠是你妈收养的女孩。」

  如炸雷一般周军只觉得耳朵里嗡嗡地响,他不明白少芬为什么要这样说,他问:「你为什么要撒谎?」

  「周军,这些年以来,我从来不怕你跟任何女人会有瓜葛,因为我知道你对那种女人会有感觉,我知道你很爱我,别的女人从末进入你的眼里。天底下的女人能对我构成威胁的,也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周惠。」少芬慢条斯理地说。
  周军抄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少芬拦住了他:「你别喝,等会你要开车的,我想把自己灌醉。」她又喝了一大杯的酒:「对于周惠,我自叹不如,无论那个方面,花容月貌身段婀娜,光是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别说是男人,有时连女人也会被她迷惑的。」

  周军不禁想起他跟她度过的兴奋的、紧张的、狂野的、情迷的夜晚,她让他神魂颠倒,她的玉臂、粉肩、樱唇,逗引得他欲罢不能,她拿出那些妓女才有得征服男人得技巧,一次次裹携着他冲向兴奋的顶点,他从来没和其他女人这样疯狂过,沉迷过。

  「少芬,你想说什么?」周军只觉得仿佛后脑勺被一根棍子猛击了一下,一时口呆目瞪地。少芬的眼睛有一层水色,但不是醉酒的朦胧,似乎是泪水荡漾着。「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你别当真。」少芬说到这儿眼睛又湿了。周军的心被此时她那无助的表情拨动了一下。

  当周军搀扶着步履蹒跚的少芬离开西餐厅时,他的心里有种阴谋败露了的负罪感。他似乎看到了少芬愤然地离他而去的背影、似乎看到了东平挥动拳头怒吼的责怪、似乎看到了马天骏藏在眼镜后面那细小眼睛的嘲笑。周军的心仿佛坠入了一个无限的深渊,挣扎着就是飘浮不起来。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