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59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五章十年因果仇怨尽,宝剑当为仁义出

   在过去百年间,未曾没有先人想要解决昝琦、花之宫和巫氏三家的恩怨,事 实上在这个纯粹女性的世界当中,三家并无血仇、所以这并非难事,大不了一炮 泯恩仇,立下血裔之盟——任谁都不会去嫉恨自己孩子的另一个母亲吧?

   只可惜三家恩怨并非单纯的内部矛盾,东国边陲险峻,自古皆为鱼米之乡, 若三家合一便是可以撼动天下人之位的天下强藩,统治着天原的姬氏诸侯和诸国 藩王自然不愿多一大敌,于是纷纷尽心竭力的在三国有可能和解时玩命当搅屎棍, 诸多合力之下三国数百年来不停分分合合,难以形成合力。

   「所以说!和好什么的是不可能的说!要是你想要被天下诸侯群起而攻的话, 我也不介意把岐国拱手让给你~ 」

   被一个比自己至少小了将近XX岁的萝莉教育的入木三分,龙襄多多少少有 点不好意思,这个粉发的可爱孩子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完全激不起龙襄的仇恨感。
   龙襄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来著名的岐山馆,竟然是如此光明正大的登门拜访— —虽然周围的山崎家忍者都虎视眈眈抄着苦无的盯着她。

   「那我应该怎么办呢?」

   「哦啦!花之宫你不要太嚣张啦!人家给你耐心的解释了这么多已经是看在 卑弥呼酱肚子里的孩子的面上了,我的时间宝贵得很,一个时辰几百万贯上下! 根本没工夫给你讲国政课!」

   就在龙襄考虑是立刻跪在地上求饶还是把这个身娇体柔的小家伙抓起来调教 的时候,卑弥呼轻咳了一声说道:「既然又要让诸国满意,还想从山崎国得到助 力,那么只能重演十年前的故事了……」

   十年前?龙襄皱眉想了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岐山馆的花园立刻安静下来,原本蝉鸣转瞬沉寂下来,数十名忍者瞬间掏出 短刀和苦无,但凌然的杀机却让她们仿佛面对天敌的动物般动弹不得。

   好可怕……这就是传说中的红姬吗!?

   黑用力一咬嘴唇,牙齿瞬间咬穿了皮肤,鲜血横流中终于恢复了正常,用力 将主公拉到身后,将苦无护在胸前。

   「哎呦!干神马啊黑!人家的威严都被你破坏了!」

   被属下推倒的昝琦萝莉冠带歪斜,小脚一阵乱蹬才重新坐起来,小女孩可爱 的摸样让龙襄散去了杀机,有些抱歉的看向黑。

   「在下想起了当年旧事,一时失态了。」

   压力瞬间卸去,两个小姑娘有些奇怪的看着一个个忍者瘫在地上,仿佛溺水 般用力呼吸着。

   「诶,你们是中暑了吗?都叫你们平时多喝点梅子汤啦,看我就一点没事哦~ 咩哈哈!」

   黑苦笑着摇了摇头,她这才知道,当代花之宫的实力已经可以完全无视她们 的守卫,随时取走昝琦家当主的性命。

   把一大帮女忍赶去喝梅子汤后,昝琦家的小姑娘有些疑惑的问道:「卑弥呼 酱,你说的十年前是啥?我当时才XX岁来着……」

   卑弥呼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龙襄,见她向自己展颜微笑,才叹了口气接着说 道:「十年前,花之宫子爵约战山琦国,虽然不知原因为何,但结果天下皆知, 花之宫子爵力战惜败,时候因剑疮而逝……我所说的办法,就是再次由花之宫家 约战山崎,以此决定山崎国是否支援虞国!」

   如此一来,不管结果如何,天下人依然会认为昝琦和花之宫不共戴天。
   「哦~ 很有趣嘛!正好鹤天流老师几日后就会从海外归来,那就到时候比剑 好啦!」

   鹤天流,是山崎国的剑圣,中年之后败尽诸国剑豪,是天下有数的剑道宗师。
   而龙襄的母亲,就是当年败在鹤天流剑下的剑豪之一。

   …………

  七月七日,虞姬花之宫约战山崎国剑圣鹤天流,以此向山崎国求取援助。这 场决定一国国运的剑斗瞬间传遍东海道诸国,诸国贵人纷纷遣使或亲自到场观战, 一时间山崎国的港口和龙车场人满为患,竞相购买门票观看这场惊天决战!
   嗯,卖门票这个主意其实是龙襄想的,结果和昝琦一大一小两个贪财鬼一拍 即合,赚钱赚得不亦乐乎。

   「糯米团子哦!又热又甜的乳酪团子哦!」

   佐贺港的花子(见37章)随着某个恩客的船队前来界之町刺探消息,虽说 大着肚子有些不方便,但为了能让刚怀上的女儿将来能过的更好,花子不得不一 边卖着糯米团子,一边偷偷听着坐在看台上诸多贵人说的话。

   「小贩!给我来十个糯米团子呗~ 」

   一个漂亮的银发贵人甩着白生生的胳膊叫住了花子,既然来了生意,自然不 能弃之不顾,毕竟副业也很重要嘛!

   看上去像母亲的另一位贵人向女儿抱怨道:「雪代,你要的太多啦,蛀牙怎 么办!」

   「啊呜,人家紧张嘛!」

   花子道了声谢,接过到手的铜钱,心里不由想起了一样爱吃团子的二女儿, 便爱心满满地多夹了一个团子给漂亮的银发小贵人。

   「请您多品尝一个吧,感谢您的惠顾!」

   「诶嘿嘿,竹姬妈妈你看!」

   「唉,真拿你没办法,要谢谢人家哦。」

   「嗯!多谢多谢……」

   没等说完,雪代的小嘴就被软糯糯的团子塞满了,然后一脸满足的蠕动着胀 鼓鼓的小脸。

   就在这时,会场中间的大铜锣被钟钟敲响,观战的看客尽皆止住话头,看向 场中央的高台。

   之后,花姬便看到两位贵人持剑入场,烁烁发光的刀剑让花姬不禁感到心里 一凉,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些心虚的感觉。

   不过把注意力转移到参加决斗的两个人身上,花姬便觉得舒服了很多。
   其中一位只留着齐肩的短发,暗红色的发丝纤细精致,让花姬不禁有些为她 感到可惜,要是自己有这样一头秀发,肯定会细心呵护,而不是像她一样潦草的 披在肩上。

   相比之下,另外一位贵人就要美丽的多了,宛若云墨的纯黑长发被一根梧桐 木的簪子绾成秀美的发髻,剑客服的领口微微打开,一对饱满玉乳在紧凑的束缚 中呼之欲出。剑道服的下摆被加长了些许,原本的上衣被改成了短裙的形状。而 她的下身却不着寸缕,两条如玉雕成的白皙长腿纤浓合度的大方敞露着,让不少 看客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但她像是一个把剑术当做游戏的高贵仕女,怎么看都不是对面那位有名剑圣 的对手。

   花子也不由有些紧张,她一眼就看出这位有名的虞姬有了身孕,同为人母的 她不禁为这位虞姬深深担忧。

   「哎呀呀,真是太胡闹了!有什么比肚子里的宝宝更重要呢?虞姬身为一国 之君,何必亲身犯险啊!」

   「呜~ 可是妈妈说了,比起一己之私,国家和百姓的存亡更加重要呢!」
   花子看向银发的小贵人,突然想起了情报中说虞姬有一位银发的养女。
   「竟然把百姓看得比自己重要吗……原来这样的国君真的存在啊……」
   花子不禁想起了幼时祖母向她讲述的古时贤王的传奇,那些传说中的国君在 筚路蓝缕中披荆斩棘,像母亲一样守护着百姓和国家。

   她突然想要把家搬到虞国去,虽然大家都说那里的国君是个笨蛋,但花子却 觉得,有这么个笨蛋国君似乎也不错……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场上已经在这一瞬分出了胜负。

   …………

  「所以说啊,妈妈你究竟是怎么赢的啊!?」

   因为胜负决出的太快,观战的人们大多数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可能一个 恍惚就错过了整个过程。

   「因为鹤天流老师的剑术,已经达到人间的最高境界,所以我才能赢啊。」
   「诶!?」

   这句话怎么看都自相矛盾,但发现母亲微笑着看着自己,雪代决定不再纠缠 这件事,而是把自己香香的樱唇递了过去,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心爱的母亲大人。
   另一面,岐山馆中属于鹤天流的道馆中,昝琦家的当主问出了类似的问题。
   「老师!你输得也太快啦!至少噼里啪啦的多打一会儿啊~ 」

   鹤天流放下手中的梅花和剪子,用力揉了揉小弟子的脑袋。

   「如果是认真决斗的话,也不会像媚儿说的那样噼里啪啦的,恐怕结果也是 类似吧。」

   「诶!?难道你们没有认真打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偷工减料,你们也太无 耻啦!」

   「竟敢说师匠无耻!笨蛋弟子快去练剑!」

   山崎国的国主嘟囔着小嘴,不情不愿的挥舞着竹剑,怎么看都是一副有气无 力的样子。

   鹤天流无奈又温柔的看了看自己最喜欢的弟子,虽然这个孩子完全不是练剑 的料,但女孩子嘛,可爱就够了。

   鹤天流望着远方的海平面,将十年前那位剑豪教会自己的道理交还给了她的 女儿。

   剑为死出,最多不过横尸二人。

   剑为生出,却可救得百万性命。

   剑道的最终奥义,便是活人之剑。

   鹤天流将剪好的梅花插进素雅的花瓶,微笑着看向山城外繁盛的人间。
         (手臂已经能弯曲到90度了可喜可贺)

   最终章蝶梦庄周甲子归,周公梦醒叹轮回

   花帝者,飞鸟子之嫡长,风廉伯之孙。名龙襄,姓花之宫,幼而能言,触剑 器而灵,及笄后无敌于列国,后母夭亡而继国统…………

           ——《花之宫本纪·龙襄篇》

   「哎呀呀,这样写也太普通了~ 朕可是一统天下的圣君,怎么语气和写其他 国主完全一样啊!至少多用点叹词啊~ 」

   龙襄驻颜靠在案边,一边骚扰着自己最亲密的文官,一边笑晏晏的拢着自己 鼓囊囊的孕身。

   若不是她的眉头点了只有花甲之年的女子特有的六瓣莲花,任谁也看不出龙 襄此时已是六十高龄的老祖母了——若是前世这自然是惊世骇俗,但此世女子六 十也仅仅刚开始渐渐变老而已。

   「陛下,您要是没事的话就请你去帮文嫣殿下理政吧!像您这样把国事都推 给女儿实在是太没有出息了!」

   「哎呀呀,人家平时接待那些来自列国的贵族就已经很吃力了呀!」

   龙襄暧昧地眨了眨眼睛,宇都宫脸儿一红,想起了昨晚被主公强行拖到卧房 后的荒唐。

   「就、就算是这样你也至少帮帮忙啊……」

   「抓住权力不放可是会被骂成老妖怪的呦~ 」

   「老妖怪什么的也实在是太……」

   宇都宫看了眼主公数十年来从未变过的绝美笑颜,心里莫名有些酸酸的。
   毕竟她不是贵族,明明比龙襄年纪小的宇都宫今年竟也有了丝丝白发,同为 女子自然会羡慕仿佛永远不会老去的龙襄。

   「就算是宇都宫变老了,我也会喜欢你得哟~ 」

   「谁稀罕啊~ 」

   虽然这样说,但宇都宫还是像水一样融化在了龙襄怀里。尽然已经不是第一 次和主公欢好,但她达到绝顶时仍然情不自禁的发出尖叫,紧紧握住的双手将案 几上的宣纸揉成一团,湿滑的双乳更是在檀木书案上印下了两朵圆圆的梅花烙。
   龙襄坏笑贴着宠臣在高潮中失神的脸庞,取笑道:「我的好妹子里面还是这 般紧致,奴家可是百玩不厌呐~ 」

   也许所有女子都喜欢霸道上司,宇都宫听了龙襄的调笑,反倒体腔一紧,又 是一股阴精涌出。

   在宰相的子宫里狠狠射精后,吃干抹净的龙襄趁着这个话唠鬼恢复神智前赶 紧溜走,以免被说教个没完。

   在花园里陪着女儿和孙女还有既是女儿也是孙女的小鬼们玩了半个时辰捉鬼 游戏后,坐在台阶上和熊孩子们一起品尝着玫瑰冰糕的龙襄才有些尴尬的意识到 自己似乎有点太孩子气了……

  也许是人越老越返璞归真(幼稚)了,自从香姬出家,德姬陪着女儿自立门 户以后,龙襄越来越怀念幼时和妹妹们两小无猜的嬉戏打闹,当年的自己因为有 着成熟的灵魂而没有好好珍惜,时至今日回想起来,只剩下一些黑白色的惆怅。
   「妈妈原来在陪孩子们玩啊,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呢~ 」

   灵心嬉笑着抱住母亲的腰肢,像只争宠的小猫般将小脸贴在母亲的胸脯上蹭 来蹭去。

   「依不是陪着姬旋去看新船下海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哎呀呀,外面热得很,哪里有家里舒服呢~ 所以我半路就自己回来了啊。」
   「你呀,还长不大。」

   龙襄一点女儿的鼻头,灵心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

   在灵心看来,要怪就怪花之宫家在她这一代的贵族实在是太多了,大多数公 事都有着勤劳的姐姐们和能干的妹妹们代劳,从小就体弱多病的小灵心就好好陪 着妈妈做开心的事就好啦~ 想到此,灵心便将脑袋埋进了母亲的胸脯,熟练地含 住母亲的红珠儿,一边品尝着百吃不腻奶汁,一边探进了龙襄微开的裙裾,探弄 着母亲因为孕身愈发湿润的蜜壶。

   「小坏蛋!别在这欺负妈妈~ 」

   龙像握住灵心已经蓄势待发的火热阳物,用自己的纤手安慰着女儿的欲望, 单被母亲惯坏的女儿还是不管不顾的一手从她身后搂住她腰际,另一只手则掀开 母亲的裙摆。

   「淫荡的妈妈还是不穿内衣呢,嘴上虽然说不要,但实际上很想被灵心肏吧!」
   龙襄呜咽者想要挣扎,但因为怀孕而久旷的身子此刻竟是无比渴望女儿的进 入,她的双手伏在坚硬的石阶上任凭衣襟滑落,诱人的玉乳微微摇摆,汗珠垂在 乳尖,被女儿一把捏碎。

   灵心早已熟悉了母亲的身子,看都不用看,仅是伏低身子一挺,便入了母亲 紧凑粘滑的极乐甬道。从她XX岁在绿波泉和母亲洗澡时第一次勃起后,母亲的 阴户变成了她最爱的性爱游乐场,哪怕是此去经年,经历了不知多啊少各色女子, 她还是最爱干和她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母亲。

   虽然在她怀孕的时候入母亲的嫩穴儿事后会被责怪,但此刻极乐无边的紧密 包裹却足以令灵心不管不顾。只见她卧在龙襄身上,俯首舔舐着龙襄背脊上性感 的凹痕,一边耸动着身子,令她怀里的母亲发出一阵阵可爱的呻吟——却是龙襄 不敢让不远处的孩子们发现异样,只得紧紧咬住牙关,不让靡靡之音露出分毫。
   但她还是失算了,却见一个秀美的小姑娘一边啃着白糯糥的团子,一边满脸 好奇地看着祖母和姑姑。她满头银白色的秀发像极了雪代,却正是雪代的女儿。
   「祖母大人,你们在玩什么?」

   龙襄苦恼的呜咽了一声,也许是因为羞耻感令她的花道一阵紧缩,却令灵心 立刻快美无边的泄了身子。

   灵心打了个哈哈道:「啊哈哈,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

   小姑娘撇了撇嘴,立刻跑去找姐妹们玩耍,显然觉得她们的游戏更好玩一些。
   看着侄女蹦蹦跳跳的离开,灵心满意的扑了扑自己凌乱的裙裾,正准备去找 根冰棒吃,却发现母亲大人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

   「灵心!!!!!」

   完了……

  黄昏时,玩累了的孩子们正准备各回各家时听到隔壁的亭子间里传来了凄厉 的惨叫声,惊慌失措的熊孩子们对视一眼,立刻像小鸡一样四散而逃,有个笨蛋 还在平地上脸朝地摔了一跤,然后干脆利索的爬起来接着逃命。

   恐怕这个花园最近一段时间不会有孩子们来玩了呢……

  …………

  龙襄醒了,却觉得四周有点奇怪。他似乎做了个梦,但还没等他好好回忆, 便立刻被某个熟悉的破锣嗓子打断了。

   「我的乖徒弟啊!!!你可总算是醒了!」

   诶?

   「师祖?」

   一个浑身酒气的糟道士紧紧握住他的右手,不知为何,龙襄立刻满脸嫌弃的 把手抽了出来。

   「可不就是我吗!这可实在是太好了,我这几天都快被你妈折磨死了啊!你 妈究竟是何门何派,竟打得我毫无还手之力……」

   龙襄挠了挠头,思维还有些混乱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见母亲和父亲推 开了病房的门,满脸激动的冲了进来。

   「天,我的好儿子,你竟然真的好了!快让妈看看……以后再也别练什么武 术了,净是些牛鬼蛇神的骗人玩意,当初听我的考个中专多好!听你爹瞎白话干 啥啊!」

   龙襄的师祖和老爹在鬼畜老妈的瞪视下齐齐哑火,像斗败的野狗一样耷拉着 脑袋。

   之后自己的大哥拉着大嫂和小侄子之后也提着水果走了进来,又是一番好生 安慰和批斗。

   龙襄看了看自己最熟悉的亲人们,欣慰的笑了笑,不知为何,竟脱口而出: 「我回来了。」

   (新闻联播:因事故死亡的武术教练竟神秘复活,医生惊叹为医疗奇迹,武 当山神功再次掀起武术热潮。)

                【全书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