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22章

  学期结束后,我还没完成毕业答辩,就已经先到她们公司入职工作了,正式成为了她的同事。

  第一天上班是个周三;到了公司以后,我才知道,我的工位是在十五楼,而吴小涵的工位在十七楼;所以,上班时我和她也没法见面。

  就连第一天的午饭,我们都是各自和组里的同事一块儿吃。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才终于和吴小涵聚在一起。

  吃晚饭时,我抓紧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了吴小涵。

  因为她一直不告诉我她的生日,密码便设成了我们确定主奴关系的那个日期。
  吴小涵起初还有点迟疑:「你真的要把工资卡交给我呀?我还没接受过任何人对我……像这样。」

  「嗯。当然啦。每天都和你在一起,我要钱做什么呢?而且,我的工资那么低……根本就不配得到你的调教的……」

  她给了我一个白眼:「你的工资都跟我一样啦,很低吗?」

  「可……可是,你调教魏麒的时候,不是两星期就收了他十二万吗?照这样的话,我一个月得付给你二十四万才够的……我现在的工资,连零头都不够呢……」

  「好啦,好啦,十二万是骗你的,实际上没那么多的。」吴小涵说:「而且,你是我的私奴,和你在一起,我也很幸福呀。你不欠我的。」

  「就算这样,我也需要归属感嘛。」我坚持把卡递给了她。

  「好吧。那就谢谢你啦,小冬瓜。」吴小涵这才接了下来。

  吃完饭后,我仅仅只是把她送回家,就坐着公交车回学校了——因为我还得继续准备论文答辩、准备些搬出学校的事情,晚上得回到学校里睡。

  不过,临走前,我没有忘记在她家的车库里好好地享用了一番她脚上的鞋袜。
  ????????

  第二天周四,我依然是下班后才有机会和她见面。

  不过,晚上我们没有再在外面吃饭,而是直接回到了吴小涵家,我来试着做饭给她吃。

  我其实根本不会做饭;但是,想到以后我恐怕得经常做饭给吴小涵吃,于是也就逼着自己去尝试了。

  一边用手机查着菜谱,一边在她的厨房蹑手蹑脚地照做,我的心里实在慌张极了。

  尤其是菜谱上的「少许」、「适量」一类模糊不清的词,简直比参考答案上的「略」字还要令人讨厌。

  吴小涵看着我笨拙而慌乱的样子,还开玩笑说:「说不定,你吃过你自己做的菜,就会怀念狗粮了呢。」

  不过,她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也总是侧过头来看着厨房里的我——大约,这样的我,在她的眼里也很可爱吧。

  好在,最终的事实证明,我做出来的菜也没那么糟糕——虽说比不上吴小涵做的,但口味和火候也都没多少偏差。

  吃完饭又洗完碗之后,我才又一次跪到沙发面前享用了她的鞋袜,还躺在地上,让她踩了我一会儿。

  只是,我隐隐看得出来,她心里还是有着的被抑制住的冲动。

  她甚至有一点儿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想要提出什么,但是又被自己憋了回去。

  尤其是,在她光着脚踩踏我的肚子的时候,她的目光飘忽着,不知是在看着我的下体,还是在看着被脱在一旁的高跟鞋。

  ????????

  这一天的晚上,我没有再回宿舍睡,而是留在了吴小涵家。

  吴小涵故意很坏地问我说:「你是要睡我的床边呢,还是睡厕所地上呢?」
  当我很狡猾地回答「学姐你说的算」之后,她还是坚持要我自己选择。
  如果我说「睡床边」,大约会显得有些恃宠而骄,缺少做M的自觉吧——于是,我便狠狠心回答:「厕所里吧。」

  吴小涵并不惊讶,只是笑道:「给你被我抱着的机会不要,非要做狗。既然这样,那你就去吧。这样也好,不然把你宠坏了就糟糕了。」

  我点点头接受,然后自觉地爬向了厕所。

  在厕所里被绑住手脚、拴住项圈,我依然睡得不好。

  只是,在晚上临睡前女神赏赐给我的圣水,足以让我幸福得不再有任何怨言了。

  ????????

  周五的早晨,我享用了她的晨尿,从她家的厕所里爬出来,为她准备好了早餐。

  和她一起吃完早餐后,我又乖乖爬到门前,用嘴为她换上皮鞋。

  最后,我便开着她的车,和她一起去公司上班。

  我忽然觉得,今后真的能这样每天都和吴小涵黏在一起的话,实在是幸福极了。

  每一天都能跪在女神的脚旁依偎着她的腿、每一天都能舔到她的鞋底、每一天都能喝到她的圣水——我的人生都可以别无所求了呢。

  ????????

  这天的傍晚时,她们部门的人要开庆功宴,于是,我就不能和她一起吃饭,只好自己先回学校了。

  我准备第二天中午把宿舍里剩下的东西全部搬走到吴小涵家;她到时候会开车到学校来接我。

  也就是说,从明天起,我就永久地搬到吴小涵家里住了。

  实在是太美了。

  在学校的最后一晚,我决定请魏麒吃个饭。

  毕竟,和他做了一年的室友,临别前也该一起喝个酒——更何况,我和吴小涵有缘重逢还全都是他的功劳。

  只是没想到,这么一件事情,魏麒竟然说他必须先得请示苏玉——等苏玉同意了,才能和我去吃饭。

  看来,他被管教得比我还要严得多啊——大约是苏玉平时并不像吴小涵那么忙,有充裕的时间来折腾可怜的魏麒。

  一会儿,魏麒便说他收到了苏玉的回复。

  可是结果却很让我意外——苏玉自己联系上了吴小涵求证,而吴小涵也把我明天要搬到她家的事情告诉了苏玉。

  最后,她们俩居然商量好,说是我们四个人明天一起去吴小涵家聚一聚,恭贺我的乔迁之喜。

  我立刻联想起上次我们四个在一起时的画面——雪地里的血滴,还有我大半个月都没愈合的冻疮。

  我瞬间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甚至微微一颤。

  当然,我和魏麒一起去吃个饭的请求,还是被批准了。

  和魏麒两个人对饮的时候,我们聊起最多的,自然是和各自的主人间的故事。
  先前我一直沉浸于自己的幸福中,很久都没问过魏麒,他和苏玉现在怎么样了。

  此刻他才告诉我说,他很喜欢做苏玉的M——先前他做吴小涵的M的时候,吴小涵毕竟是收钱调教他,没怎么投入感情;而苏玉把他真正当作了自己的私奴,就像吴小涵对我那样。

  他说,虽然苏玉心底里还有有些鄙视他,也有些介意他之前做过吴小涵的M的事实;但是或许是因为他对苏玉很好,又或许是因为他确实是个literally的高富帅的缘故,苏玉还是在乎他、把他当成了她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的。

  听到魏麒这么说,我有些为他高兴——也许,他终于找到了他真正的归宿了吧。

  而我似乎也已经迎来了美好的新生活。

  只是,想到明天又要两对主奴凑在一起,我和魏麒还是同时叹了口气:今晚就多吃点肉多喝点酒吧,明天指不定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呢。

  ????????

  周六早晨起床后,我就把宿舍里剩下的所有东西——主要是衣服、被褥、书籍和电脑,都收到了我的拉杆箱和编织袋里。

  下午两点多钟,吴小涵便开车来帮我搬运东西了。

  我和魏麒把东西搬到楼下,一起上了吴小涵的车——当然,苏玉也已经在我们宿舍楼下等着和我们一起出发了。

  这次,依然是我开车,吴小涵和苏玉坐在后排;可怜的魏麒也又一次命令躺到后座的地上,给两位姑娘作脚垫。

  到了吴小涵家楼下,停好车后,我和魏麒把我的行李都抬了上去。

  一进家门,我立刻跪下,先按照惯例,用嘴为吴小涵换下了她脚上的白色平底小皮鞋,叼起她的拖鞋,套在她那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脚上。

  然后,我想都没想,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反正,他们仨也都见过我的裸体了。

  苏玉见状,也命令魏麒说:「你愣着干嘛呀?你不帮我换鞋吗?你不脱衣服吗?」

  魏麒这也才傻傻地为苏玉脱下她脚上的帆布鞋,并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吴小涵和苏玉到沙发上坐下后,我和魏麒也就跪在了各自主人的跟前。
  吴小涵让我给苏玉倒上饮料,我也乖乖照办——我自然是一路跪在地上膝行着。

  现在,在这个曾经崇拜我的小学妹面前,我也已经毫无羞耻了。

  而我递上水杯之时,她看我的那眼神,似乎也真真切切是把我当作了一个比她低微的人。

  不过,这种被吴小涵当作奴仆来使唤的感觉,倒是很棒呢。

  苏玉坐在沙发上,感叹道:「小涵姐姐,我好羡慕你呀,有自己的房子,还可以把自己的M养在里面。」

  确实,吴小涵家并不算大,也绝对称不上富丽堂皇——但是,能在这座城市拥有自己的房子,已经很让人羡慕了。

  吴小涵却笑笑:「你要是见了我的调教室,才会真的羡慕我呢。」

  「调教室?」苏玉问道:「就是你平时虐待徐洋东的地方吗?带我去看看嘛。」
  吴小涵挽着苏玉的手起身,往调教室走:「我也在里面调教过魏麒喔,你可不要吃醋。」

  「不会啦,」苏玉边走边说:「我也生过他的气,但是后来就原谅他了;毕竟都是过去的事情啦。不过,现在他要是再敢多看你一眼,我都会虐到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看不出你的占有欲那么强呢,小玉妹妹……」

  两个女孩嬉笑着走进了调教室,就剩下我和魏麒傻傻地还跪在沙发前,不知该不该跟进去。

  一进到调教室里,苏玉便感叹道:「哇。东西这么齐全呀。小涵姐姐,你真是太厉害了。柜子里不会也全是调教用的东西吧?」

  吴小涵淡淡地点点头:「是呀。」说着,她就又打开柜子让苏玉参观。
  尤其是,她还拿出了当时魏麒戴过的项圈,介绍说:「噢,这就是魏麒当时带来让我锁他脖子上的项圈。你要不介意的话,可以拿回去继续锁他脖子上——毕竟这项圈上也没我的名字。」

  苏玉点点头:「可以呀,反正他也只是个M而已。送我条狗的时候顺便送个项圈,还真挺贴心的呢。」

  「麒麒,乖狗狗,进来噢。」苏玉大声唤道。

  魏麒无奈地向我摇了摇头,乖乖地爬进了调教室。

  我继续跪在客厅里,看到魏麒爬进调教室里,乖乖跪好让苏玉给他戴上项圈。
  而苏玉从吴小涵的柜子里拿了一把全新的挂锁,把魏麒的项圈牢牢锁上了。
  魏麒原本还不情愿随时戴着项圈,可苏玉立刻就对他没好气地说道:「你看看人家徐洋东,一直戴着项圈都没说过什么。」

  真是没想到,我莫名其妙地就成了「别人家的M」,用来教育魏麒了。
  很快,我就听到调教室里传来了他撕心裂肺的嚎叫——看来,放了将近一年的电击项圈,换上电池以后,电击功能依然工作正常。

  看来,魏麒以后的日子怕是要更惨了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