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吃完晚饭,周老板把我带到她的家里。对我说:「羽,终于,你是我的了。」
  刚刚,我答应周老板做她一夜的性奴,为了救我无端入狱的女朋友。

  说着她脱下外面的风衣,里面赫然是一件极其性感的黑色女王皮衣。

  我被她逼近卧室里,一面墙上,满满贴着我的照片,而旁边,悬挂着麻绳,皮鞭,手铐,口球,假阳具等等一系列sm道具。

  周老板一直暗恋我,我早就知道,可是我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爱居然如此扭曲。
  她把我推到在床上,解开我的裤子,把头埋在我的胯间,深吸一口气。叹道:「是羽羽的味道呢!」

  我慌乱说道:「奔波一天了,要不先洗个澡吧!」

  没想到她,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你胡说!羽羽的一切都是干净的,我不会嫌弃羽羽,羽羽也不会嫌弃我!」

  说着就把我微微勃起的阴茎含入口中,细细品咂。仿佛在吃什么美味一样。
  很快我就硬了,毕竟我和殷婧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做奴,我天生喜欢被女王强奸,很快,我的肉棒就一柱擎天了。

  「羽羽,你好硬,好大,你果然也喜欢我对吗?」周老板握住我勃起的阴茎,痴痴说道。

  「羽羽你知道吗?我在你的办公室安装了摄像头。你和殷婧每次在办公室里爱爱,我都嫉妒的想要

  发狂,你居然给那个贱女人当奴!「说着她拿起墙上的皮鞭,劈头盖脸的抽了下来,鞭子落在身上火辣辣的,却让我更加兴奋了。

  「羽羽,你这个贱骨头,居然被鞭打都会兴奋。」周老板说着,用抬脚踩住了我的肉棒,冰凉高跟鞋把我的阴茎压在肚皮上摩擦,尤其是龟头被她着力用鞋尖碾压着。让我不禁舒服的呻吟起来。

  「羽羽发情的样子,好让人心动。啊,忍不了了,我要吃了你羽羽。」周老板说着拉开皮衣下面的拉链,果然花房门口已经泥泞一片。她掰开花瓣,一股腥骚又淫浪的气味扑鼻而来,反应过来时,她已把下体凑到了我脸上。

  「给我舔!」周老板按着我的头命令道。

  我顺从的开始发挥我的技巧,先用舌头扣开花门,然后含住阴核重点进攻,时不时的还轻咬一下。接着我伸长舌头探入花径,上下搅动,云雨翻飞。不多时,伴随着周老板一声仿佛断气的鸣叫,一道激流喷入我的口中,呲的我满脸都是。周老板她,潮吹了。

  「羽羽,你可真会舔,我刚刚好像升天了。」周老板捧着我的脸,深情的说道,一边舔去她喷出的水渍 .「你真的是上天送给我们女人的瑰宝,殷婧她不配拥有你了,以后就跟着我吧。」

  我没有说话,殷婧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从中学就开始不正常的关系了。我和殷婧一起看着片,一边互相探索开发对方的性癖和敏感带。那种经历,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见我不说话,周老板怒了,说道:「你这人好不识抬举,还有一整夜,老娘一定把你榨成一个人干,虐成肉便器!」

  说着,周老板把我阴茎扶起,坐了下去。湿滑的小径毫无压力的接纳了我的巨物。周老板扶着我的肩膀,开始飞快的摆动腰部,吐纳着我的阴茎,不一会就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但是她眼中却越来越疯狂,扶着我肩膀的双手,渐渐移到我的脖子上。然后开始用力,她把上半身的力气全压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更加用力的摆动下半身。

  我渐渐的感到窒息,缺氧让我大脑变得空白,只剩下清晰的快感。我被日的两眼泛白,舌头都吐了出来。

  「你现在好像一只狗呢」周老板松开手,抚摸着我的脸说道。说着突然又左右开弓给我几个大耳光。

  身体的疼痛和肉棒的快感交替袭来,我的金罐很快就要把持不住了。似乎是感觉到了我肉棒的跳动。周老板突然抬起了下身,挑起我的下巴问道:「想射出来,没那么简单哦!」

  周老板站起身,从床底抽出一个箱子,拿出来了一卷麻绳。「接下来,要让你更听话一点哦。」说着把我的双手绑在了床头接着是双脚,我整个人被绑成一个大字,然后周老板又在我的脖子上吊了一个活结,另一头绑在床头,把我彻底固定在了床上。接着周老板按了床边的一个机关,床板居然缓慢的立了起来,不得不说,有钱人真会玩。周老板一直把床版调整到95°左右才停下,身体的重量压在我的手腕和脖子上,让我有点难受。

  「真好看!这样的羽羽。」周老板迷恋的看着我,目光中浓烈的爱意竟然让我有些恐惧。她左手在我胸膛画着圈,右手则用高超的手法爱抚我的阳茎,纤细的五指时快时慢上下撸动,就这样过一会周老板紧紧掐住我的阳茎根部,然后低头用舌头在我的龟头周围打转。我很快恢复了刚刚快要发射的状态,整个阳茎由于充血而青筋暴起,龟头也肿的发紫。

  「想射吗?想射在我的脸上,射进我的嘴里吗?」周老板蹲在我面前,停下口舌动作,一脸媚笑的问道,只是右手还紧紧攥着我阳茎的根部,不让我的火山喷发出来。

  「想……想」我艰难的回答道。

  「诚意完全不够啊!」周老板说道「回答错误,我要开始下一阶段的惩罚了哦!」说着左手从箱子里拿出了一根念珠状的,直径5毫米左右,不锈钢棒。
  我一看就知道我的尿道要遭,我以前和殷婧也学AV玩过马眼责,只不过那感觉太奇怪,所以只是玩过几次就搁置了。可今时今日,周老板拿出马眼棒的时候,我竟然感到更加兴奋了,只能说我的骨头实在是有点贱。

  周老板把珠棒塞进下体,稍作润滑。接着就猛的插进我的马眼,直至没柄。火辣辣的疼痛席卷了我的神经,想要发射的欲望瞬间被冲散了。

  「哈哈哈哈哈哈,羽羽的眉头皱的真好看。」周老板捧着我的脸,舌尖在我的脸颊上舔过,然后含住我的耳垂,轻轻吮吸。肉棒的痛楚也渐渐的淡了,又硬了起来,随着我的脉搏,不停颤抖着,尿道里异物插入的感觉也随之变得格外清晰。

  「接下来可能会更刺激哦!」周老板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话音刚落,我的小腹就遭到了一记膝撞,由于我们俩的站姿不好受力,所以这种打击并不太疼,反而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哎呀,踢歪了」周老板喃喃道。

  我心道不好,难道周老板的目标是那里!果然,下一秒,我的肉棒就遭到了一记更用力的撞击。强烈的挤压让尿道里马眼棒的存在感被放大了好几倍。说不上痛,也说不上多爽的异物感,让我忍不住发出呻吟。

  「对,就是这种声音。」周老板兴奋的喊到,退了两步,抬腿一脚踢向我的胯下。这次又比上次更重了,在下体兴奋时蛋蛋遭遇重击,疼痛反而让肉棒更加的挺直。紫红色的龟头一跳一跳的,吸引了周老板的全部目光。

  「羽羽,你真的太完美,太诱人了。」周老板像突然没了力气一般坐在地上,双眼迷离的注视着我,开始抚摸自己的下体,她先是用手快速拨弄自己的阴户,然后挑出勃起的阴蒂,狠命掐揉,那力道好像手里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一边掐,一边大声的淫叫,分不清是欢愉还是痛苦。我暗暗咋舌,周老板不但虐人够狠,对自己也一点不含糊,简直是个疯子。很快周老板感到了下体的空虚,她先是塞进三根手指抠逼,接着好像感觉不太够,竟然把整个拳头塞进了自己的身体,直至没腕,都可以看见周老板小腹上的那一个拳头的轮廓。居然有幸在现实中见到拳交,我的小兄弟不由点头致意,马眼棒都在各方面的压迫下,吐出了一点。
  「羽羽看着我兴奋了,一定是想操我这个烂逼吧,啊~好爽,在羽羽的目光中捣烂自己的烂逼。呃啊!」不一会,周老板就在我面前自慰到喷潮。激荡的水流一直呲到我的腿上,说起来,周老板这种体质好像比我还适合作奴的样子啊。
  这次高潮好像很爽,周老板瘫坐在地上足足半分钟才站起身,这几分钟没有外来的刺激,我的阳茎已没有刚刚被寸止时那么狰狞,只是在马眼棒的刺激和支撑下随意挺立着。

  可好景不长,周老板发泄完刚刚自己积累的欲望后,迎接我的必将是新一轮的残虐。

  啊,说起来,还有点小期待呢!毕竟是有钱人,许多道具和玩法都实在令人耳目一新,让我的身体隐隐有些兴奋。

  很快,周老板的一双玉手又抚上了我的阳茎,这次,周老板一边仔细刺激我阳茎上每一个敏感带的同时,另一边竟然捻起冒头的马眼棒,时而抽插,时而旋转,内外夹攻下,我很快便大汗淋漓,刚刚欲到未到的喷薄顶峰,很快又在眼前了。

  「好诚实的反应呢!若是乖乖听话,本老板让你爽这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哦!」周老板调笑道,一边放松了手上的动作。

  「求求你,让我射吧」脖子上的绳索已经很紧了,我艰难的祈求道。

  「好啊!只要你愿意抛弃殷婧,认我做主人,一切都好说哦。唔,不要着急回答,这次回答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你可能,真的,走不出这间屋子哦!」周老板拍了拍手,背后的墙壁忽然反转,一个散发着不详红光的黑色暗门出现了。
  「说好就今晚的,你不能。」我惊呼道。

  「没错,可是羽羽你太诱人了啊!而且,我也没有违约啊,一夜之内把你玩死,也是一夜哦!」周老板甜腻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分外冰冷。「所以,臣服我,你还可以活着享受我的调教,而反抗!你将见识到我真正的怒火!」

  我被这突然的变故搞的大脑有些混乱,不免陷入了沉吟,但这短短的沉默,让疯狂的周老板误解成了无声的反抗。没等我想好怎么回答,周老板仅存的耐心就燃烧殆尽了。

  「很好,我喜欢忠诚的奴隶,应该说,果然不愧是我喜欢的羽羽么?」周老板沉着脸说道。说完,居然按床边的按钮,把我放了下来。

  「接下来,我们换个地方吧,我怕你的哀嚎会惹来不必要的苍蝇。」周老板粗暴的一脚踢翻我,然后抓住我的头发,把我往地下室拖去。

  这时我终于有一点害怕了,疯疯癫癫的周老板好像真的想要杀了我的样子,我还不想死,况且,虽然我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毕竟是个成年男子,但周老板只是个公司白领,emmmmm,抛去主奴之分,此刻,似乎,还没有想象的那么遭。

  我的一点小心思,在进入地下室以后一秒钟就坚定了。暗红色的灯光下,地下室正中是一个手术台,而四周的墙边,摆放的一个个,赫然是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有男有女,足足,十一具。

  「我也不想这样的羽羽,我不想你离开我,我必须这么做……神啊,快帮帮我,别这样,……」进入这里后周老板似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失魂落魄的自言自语着。

  我立马抓住了机会,挣开周老板抓住我头发都左手,顺势一个反扣,就把周老板压在了身下。一切都比我想象的要容易,周老板甚至都没有怎么反抗。
  我随手拿来一副拘束具,轻松的把周老板捆成了了一个美肉人型。周老板本身就凹凸有致的身材被麻绳一勒,更加诱人了。刚刚下去的欲火不由又冒了出来,爽完再走的想法占据了主动。

  我先拔出折磨我许久的马眼棒,说实话这些东西拔出来的那瞬间是最令人酸爽的,我足足酝酿了一会儿才把我的龙口解放了出来。回头看周老板似乎还在天人交战,可能被周围的尸体吓到了。好像不太合理的样子,说到这我环视周围,不由遍体发寒,欲火都熄灭了好多。当下也不敢久待,拎着周老板,走出了地下室。

  一回到卧室,周老板好像突然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处境的她不由大怒,一连串怒骂袭来,可是既然已经决心不再虚与委蛇,我也就没了畏惧,权当是耳旁风。

  卧室里的床我鼓捣了一阵子发现不好动,于是拎着骂骂咧咧的周老板走进了客厅,把她扔在了沙发上。我好整以暇的抚摸着她的花户笑道:「周老板,没想到你这里居然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洞啊!还好我福大命大,接下来就好好吃我孙爷爷的金箍棒吧,吃完说不得还要请警察叔叔来参观一下你的地下室。」
  没想到周老板一点都没有恐惧的样子,反而道:「羽羽,快把我放开,不然等到女神大人降临,你会后悔的。」

  得,好像是个精神病,我心中暗叹白瞎了这幅好皮囊,没好气的说道:「后悔啥,后悔没被你泡进福尔马林里面嘛?」说着一屌捅进了周老板的花穴,终于可以好好舒服一下了。

  伴随着我的动作,周老板很快也享受的呻吟了起来,雪白脸颊上浮上了一抹病态的嫣红,与之相反的,周老板看我的眼神却越来越疏离,原本那狂热的爱意和迷恋,渐渐被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而代替;。

  「呵,又是一个胆大妄为的贱民!」周老板的语气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奴隶么?嗯~这个肉棒,还可以,嗯哈,不错,勉勉强强算一个合格的祭品了。」周老板眯着眼自言自语道,像是在享受我的大力挞伐。

  「周老板,你不会有精神分裂症吧?」看着她自言自语,我好玩的问道。
  「呵,得意忘形的贱奴,就让你感受一下惹怒我的下场吧!」周老板冷笑道。
  我的小伙伴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周老板的花道突然变紧,夹住了我的肉棒,然后我感觉她的花道壁上生出了许多蠕动肉须,肉棒被这些肉须一阵撩拨,让人感觉十分怪异,但却异常刺激,我的大脑被肉棒上传来的一阵又一阵快感刺激的一片空白,嘴微微张着,舌头都吐了出来。

  「这点刺激就受不了了吗?真是废物!」周老板不知何时已经挣断了拘束具上的铁链,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脸颊的疼痛让我稍微回了神,我惊讶的发现周老板已经挣脱了束缚,接着我感觉会阴处一凉,一根滑滑腻腻的东西突然刺入了我的肛门。

  「什么东西?啊♂」我试图用手去感受一下那是什么,结果双手突然被一股大力缠住反剪到了背后,我定睛一看,周老板的背后竟然延伸出许多条触手。「什么情况?触手怪?可我不是魔法少女啊!」(好吧!这时候了,我居然还忍不住吐槽了出来。emmmmm)

  「很惊讶吧?现在后悔了么?贱种!」周老板单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拎坐了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我惊恐的问道,事态脱离了我的想象,但是,肉棒上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快感让我放弃了思考,而紧紧捆绑着我的触手,让我的身体更加兴奋。

  似乎就这样被魔物榨干杀掉也不错的样子呢,我想到。放弃抵抗的我一个不注意就在周老板的蜜穴中射精了。

  「好,好爽。」我忍不住呻吟道。

  「还真是不顶用呢,犯贱的精畜。不过味道还不错,我就勉为其难的把你吃掉吧。嗯,各种意义上的把你吃掉哦,哈哈哈哈。」周老板娇笑着从蜜穴里拔出我的肉棒。接着跨坐到了我脸上。

  「就用这里,把你慢慢吃掉哦。」周老板两指掰开花瓣,露出她狰狞的肉窟。淫靡的气息扑面而来,几滴淫液滴在我的脸上,让我心头一阵荡漾。

  借着不多的光线,我看见周老板不停开合的蜜穴里,无数的小肉须蠕动着伸了出来,包住了我的脸,然后慢慢拉着我的脸,把我的头颅拖入了一个温暖滑腻的所在。周老板居然把我的头塞进了她的下体,想到她是个魔物,我的一点惊讶也随之消散了。

  「嗯,好大,这样才爽。」在她的体内,我更清楚听见周老板的呻吟声,还有她激烈的信条。啵的一声,我的下巴也滑入肉窟,感觉脖子被数到软肉勒住,彻底失去了光线和空气。

  「感觉怎么样,我的晚餐。」周老板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抚摸着我的头,让我感觉十分舒服。

  令人惊奇的是,我的心中丝毫没有即将要死去的恐惧,反而十分渴望着被周老板榨干精华,撕碎肢体,然后囫囵吞下。

  「表现真不错呢?作为一个下贱的精液肉包!那就给你一点奖励好了。」周老板似乎感应到了我的心情转变,停止吞食我的身体,只把头留在她肚子里,双手还隔着肚皮轻轻抚摸着我的耳畔。接着,用她那美丽的红色高跟鞋,踩上我依然坚挺的肉棒。

  「吃掉你之前,再让你爽一会吧!在窒息中,被我踩烂你的贱梗,这种死法如何啊?」周老板双手隔着肚皮拍打这我的脸,问道。

  我无法回答,只好把肉棒努力向她的高跟鞋上蹭去,表示着臣服。

  周老板用力的把我的肉棒踩在大腿上研磨,我爽翻了,但周老板似乎还是感觉这样不够过瘾,双脚并用,把我的肉棒夹在中间,用坚硬的鞋底挤压着我的龟头。

  我彻底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大脑中只剩下一个声音:「踩碎我吧!杀死我!弄死我!玩死我!」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